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论太极祖师张三丰出生于辽宁黑山

发表时间:2020-6-28 17:47作者:道无涯 阅读(387) 评论: 0李明 李新月

导读: 伴随着张三丰创造的太极拳成为造福人类的“国宝”,关于张三丰的研究已成为了颇受青睐的显学,张三丰的出生地也成为了史学界研究的热点之一。由于张三丰出生地具有重要的文化与经济价值,故自改革开放以来各地出现了 ...

伴随着张三丰创造的太极拳成为造福人类的“国宝”,关于张三丰的研究已成为了颇受青睐的显学,张三丰的出生地也成为了史学界研究的热点之一。由于张三丰出生地具有重要的文化与经济价值,故自改革开放以来各地出现了许多张三丰的出生地。主要有“阜新塔营子说”、“福建绍武说”及“黑山姜屯土城子说”等诸多说法,然而历史的真相毕竟只有一个。为了探究真相,笔者进行了多年的研究与考证,发现这些说法均经不住推敲,而辽宁省黑山县黑山街道才是张三丰的真实出生地。下面,就从三个方面来作具体阐述。  

一、关于张三丰出生地研究的情况与现状

查阅相关史料,发现张三丰的出生地的说法甚多。如宝鸡人、义州人、辽阳人、辽东人、懿州人、闽县人、羊城人、天目人、金陵人、平阳人、黄平人、扶沟人、舞阳人,等等。究其原因,主要与道教羽士云游各地参访有关。因为道士那种孤云野鹤、栖无定所、四海为家的生活方式,很容易让人把其寄寓之地当作籍贯,这在道教人物中比比皆是。从相关史料上看,“宝鸡说”曾占据主流,可经过数百年的研究与考证,张三丰的出生地最后统一到东北的古懿州上来。其重要标志就是由国家组织编修的正史《明史》之说。其实,这也是历史的定论。

然而,《明史》对于张三丰出生地的具体地点并没有记载,因此就给后来的争议预留下空间。

由于古懿州城遗址在辽宁省阜新县的塔营子,因此便产生了张三丰出生地的“阜新塔营子说”。其说主要依据于《明史》的“张三丰,辽东懿州人”。可我们大家都知道,“懿州人”并不一定是懿州城里人,因为懿州毕竟是有广大辖区的。可见,其在逻辑上是有欠缺的。尽管如此,可由于各种原因,并无有力证据反驳这一说法,故多年来此说一直为主流说法。

然而,近些年,所谓张三丰出生地在福建的邵武之说,即“福建邵武说”,又开始不断发声。这一说法与《明史》的历史定论完全相悖,尤其是其所谓依据的相关史证也备受争议。然而,这些年,邵武方面通过各种媒体进行广泛宣传,同时通过各种会议、各种活动等多种形式积极推行其说,大有取代“阜新塔营子说”之势,可是这样的结论毕竟是要靠证据说话的。由于证据不充分,并不为史学界所认同。因此,在“热”了一段时间之后,也渐渐地“凉”了下来。

事实上,在“阜新塔营子说”之前曾出现过辽宁的“黑山姜屯土城子说”,黑山县方面还在那里建起了张三丰庙。可是,也同样没有得到史学界的认可。

多年来,各家都自称自己是真正的张三丰故里,可谁也拿不出一下把各方“拍在沙滩上”的铁证,因此各家只能是各说各话,和谐相处。尽管如此,可人们探求历史真相的脚步并没有停歇。

二、为什么说张三丰出生地为辽宁省黑山县的黑山街道  

(一)张三丰出生地在黑山县的五大证据

那么,张三丰出生地究竟在哪里呢?经过笔者多年的研究与考证,发现今辽宁省黑山县才是张三丰的真正出生地。主要有五个方面证据。

第一、在张三丰生活年代黑山隶属于古懿州,与《明史》记载的张三丰懿州人完全相符。

历史上的望平县,是黑山县的前身。此县设治于大金,共辖两镇:即北部的梁渔务和南部的山西店。自设治始,一直隶属广宁,直到元代仍是如此。然而,进入明初之后,由于望平县并没有设治,加之史料匮乏,也让梁渔务隶属情况成谜。

尽管如此,笔者通过查阅相关史料,还是从中发现了其踪迹。现将佟冬、丛佩远编纂的《中国东北史?明代东北编》“撤销州县广设卫所”一节中相关文字摘录如下:

“明军始入辽东之际,一度以卫所专任征讨戍守,以州县治理地方民政,推行州县与卫所并行制。……西部地区先后设置的有大宁府(洪武十三年设,属北平布政司)、瑞州、懿州等地方行政机构。但是,随着卫所的不断增设,已设州县相继撤销。……懿州于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广宁后屯卫迁出后废去。”(1

我们从这段文字的叙述可以看出:明初,懿州在辽西东部作为唯一管理民政事务的行政州府,经历洪武、建文及永乐三位皇帝,存在了几十年,成为辽东都司管辖范围内撤治最晚的行政州。由于地广人稀,当时懿州周边原有的县,包括望平均未设治,故其民政事务理所当然在其管辖范围之内。据著名历史学家吕振羽先生考证:“辽东懿州,治所在今阜新县塔营子。辖今彰武、阜新、新民、黑山(即古望平)等地。(2)”其中的黑山当然包括梁渔务在内。另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介绍:“懿州,……明初置广宁后屯卫于此,永乐间徙卫治义州,遂废为界外站,在今辽宁黑山县境。”(3)由此可知,在明初,懿州历经体制变更与移治,最后成为界外站而移治到黑山境内的作法,也充分证明了当时懿州与黑山暨梁渔务的隶属关系。

张三丰为元末明初人,这一时期的黑山正好隶属于懿州所辖。

第二、明代碑文的明确记载。

数百年来,张三丰故里在古懿州已成历史定论,可是其具体地址却一直成谜。直到近年来的一份对于张三丰故里研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史料发现,才让这一历史谜案露出了真容。

在清朝末年,有一本由圆通大法师编纂、陆游第二十七世孙陆善格题写书名的《锦州古刹》一书。在该书的第六卷中,有这样一篇非常有价值的短文:

“真君庙碑,位于黑山老城北街真君庙大殿前。此碑乃望平(即辽宁黑山县)梁渔务官氏庆贺明嘉靖帝四十二年颁诏御封武当祖师张三丰为“清虚元妙真君”而立,并建真君庙。碑文虽历经三百余年,风剥雨蚀,字迹模糊,但依稀可见:‘真君,元懿州粱渔务人氏,名通,又名全一,字君实,号玄玄子,英宗、宪宗两次封赠,光耀家国。’真君庙毁于广宁军变,神宗万历重建,易名保安宫。”(4

从这段短暂文字中,我们可以知道,武当山祖师张三丰为懿州望平县梁渔务镇人,截止当时曾先后三次受到明帝的封赠。在明嘉靖四十二年,皇帝颁诏御封他为“清虚元妙真君”时,其家乡民众欢欣鼓舞,并由官姓名士出资为其建真君庙以示纪念,同时树碑记载张三丰的简历及受皇封情况。

可见,这篇文章虽然很短,却非常清晰地记载了此碑的由来、碑文的内容,以及真君庙的兴衰。尤其令人兴奋的是,该碑文不过50个字,但它却为一个数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的张三丰故里问题给出了答案。需要强调的是,这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一份在古懿州辖区内张三丰具体出生地的史料,由于其源自张三丰家乡,又与张三丰同朝代,因此因此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

通过对比发现,该碑文所记载的内容,包括张三丰籍贯、职务、名号及屡受皇封情况,与《明史》、《张三丰先生全集》及《辽东志》等重要典籍的相关记载十分相符。这充分说明其内容的真实性。而且此碑文至少还可以帮助我们验证和弄清以下多个史学界一直在争论的重要问题:

1、元明张三丰确有其人。多年来,社会上一直有质疑乃至否定元明张三丰存在的声音,此碑文的发掘无疑验证了元明张三丰的存在结论的正确性。

2、验证了“懿州说”。关于张三丰故里的“懿州说”虽然被写入《明史》,成为历史定论,但是仍然存在一定的杂音。此真君庙碑文的挖掘,无疑为这一历史定论起到重要的验证与固化作用。

3、证明张三丰的字为“君实”。由于这是源自张三丰家乡的地方史料,离张三丰生活年代又非常近,而且又为纪念祠的碑文,故具有极高的可信度。《明史》等典籍中关于张三丰名“君宝”为错误说法,其错误有二:一是误将其字当作名,二是把“君实”误作“君宝”。关于这一点,在《张三丰先生全集》中已经进行了纠正。这一记载有力地验证了《张三丰先生全集》中说法的正确性。

4、证明张三丰确实多次受到过明朝皇上的封赠。由于《明史》中只记载了明英宗天顺三年赐封张三丰为“通微显化真人”的一次封赠情况,故许多人质疑张三丰多次受到过皇封之事。这一碑文无疑为张三丰多次受到明皇封赠提供了有力证据。

5、证明了梁渔务曾隶属懿州的史实。历史上的望平县,设治于大金,共辖两镇:即北部的梁渔务和南部的山西店。自设治始,一直隶属广宁,直到元代仍是如此。然而,进入明初之后,由于望平县并没有设治,加之史料匮乏,也让梁渔务隶属情况成谜。这一碑文添补了历史空白。

从上述情况可知,此碑文不仅真实可信,而且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其历史地位与作用非同小可。

在这里十分有必要介绍一下《锦州古刹》一书的编纂者、德高望重的大和尚圆通法师及真君庙碑文幸存的过程。

圆通法师(公元1842——1928年),字一醒,河北井陉人,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在苍岩山福庆寺削发出家。光绪八年(公元1882年),开始云游,讲经于福建、河南、山东及东北等地。先后在宁波天童寺、福州雨锋寺、上海圆明讲堂及庐山海会寺等任住持。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到锦州大广济寺任住持,并为“大清帝国佛教联益会”(即中华民国佛教协会的前身)创建作出了重要贡献。民国元年,被推选为“中华佛教总会锦州分部”会长。在锦州期间,他对锦州地方宗教史进行了潜心研究,为地方史志的传承作出了突出贡献。

1910年—1913年间,圆通法师编纂并出版了80万字的《锦州古刹》一书。该书详细地记载了锦州地区佛教的起源,寺庙的肇建、沿革。对锦州地区86座庙产的历史,甚至每座庙宇的楹联、碑、碣、匾都作了详细记载;对著名法师、长老、方丈及老和尚都作了传,是一本地地道道的锦州地区的宗教志书。

也正是由于圆通法师的这份沉甸甸的历史责任感,才让这份价值极高的史料得以流传后世,也张三丰的故里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因此我们要永远地记住他功德。

第三,明代在黑山县建有张三丰庙。

上段史料还告诉我们这样一个重要史实:在明嘉靖帝四十二年,嘉靖颁诏御封武当祖师张三丰为“清虚元妙真君”,家乡人闻讯欢欣鼓舞,并由士绅官氏出资为张三丰在黑山老城建真君庙,以示永久纪念。这无疑是张三丰为黑山人的重史证。

那么,这座真君庙在哪儿?根据圆通法师编纂的《锦州古刹》提供的“真君庙毁于广宁军变,神宗万历重建,易名保安宫”的线索,我们查阅了许多相关史料,并在黑山县黑山街道找到这一古庙遗址。

在黑山县城北面有一座山,俗称北山。据1941年版《黑山县志》“清道光十九年重修小黑山保安宫增建玉皇阁碑记”载:“(这里)峰峦叠翠,溪水清涟,树林严深,人烟凑集,辉辉煌煌诚壮观也。”(5)可见,这里的自然环境非常好。此山共有东中西三座山峰,当年的保安宫就建在此山中间的山峰上。

保安宫遗址在今辽宁省黑山县今黑山街道公安分局所在地。从1941年版《黑山县志》记载得知,在真君庙原址上建起的保安宫,前后各有一座大殿,中间有东西两座配殿。其中的西配殿为火神殿,殿前所立的石刻碑即为万历年间重建真君庙之碑。另外,依该县志第十卷“金石文”得知,火神殿为保安宫原始老庙。根据火神庙这一特别身份,再加上万历年间重建此庙碑立于火神殿前的情况进行综合判定:火神殿即为原来专门供奉张三丰的真君庙。从其遗址规模及参照东配殿情况来看,该庙当初只为一座三楹小庙。

那么,真君庙被毁后,真君庙碑的情况又怎么样呢?邱万春是道教大宗师邱处机的第二十三世孙、辽宁省锦州市武术家协会顾问。据邱万春老先生回忆,他早年在参加“四清”活动时,在黑山县城北的一处旧庙遗址,曾见到一通半截古碑。虽字迹模糊,但仍能辨认出关于太极祖师张三丰身世的相关内容。由于他是搞武术的,故对此非常重视,尤其是“真君,元懿州粱渔务人氏”这几字,让他记忆深刻。(6)可见,此碑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就已经被毁。然而,邱万春所见到的情况也证实,真君庙碑确确实实存在过。

第四,黑山县张三丰庙的地理环境,与历史记载张三丰故里的情况完全相符。

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这里的地形地貌与史料记载的张家相关情况相吻合。据清汪锡龄《三丰先生本传》载:“(张三丰)终日哀毁,觅山之高洁者,营厝(按:厝是指把棺材停放待葬,或浅埋以待改葬)甫毕,制居数载,日诵洞经。”(7)按照我国丧葬礼俗,这种暂厝或浮厝地点大多是安排在家附近。由此可以看出,张三丰家的确居住在山脚下。

2、这里的风水情况与史料记载张三丰家的情况相吻合。据汪锡龄《三丰先生本传》记载,张三丰的祖父张裕贤是因为“知天下王气将从北起”(8),才举家北迁到一个有王气地方的。而在1941年版《黑山县志》(卷十四)“清嘉庆元年七月重修上帝庙碑记”中有明确记载:“此地有王气,宜建尊神以压之。(9)”可见,黑山老城确是有“王气”之地,与史料记载完全吻合。

3、这里的地理情况与张家择居的习惯相吻合。张家是道教世家,在择居方面有自家的传统。张家在龙虎山时,居住在龙虎山脚下;在古辽阳时,居住千山脚下,而黑山老城的地理情况与这一择居传统要求完全相符。

据此可以断定,黑山老城应该就是张三丰故里的具体地点。

第五,黑山地区存在关于张三丰的大量传说。

据黑山县的地方资料记载,在黑山地区有许多关于张三丰的传说。在蛇盘山一带有“张三丰练功地”的传说(10);在姜屯镇(当年梁渔务政府所在地)流传有张三丰祖上来黑山为相灵憋宝的传说,尤其是还有流传十分广泛的张三丰在莲花湖畔“脚踏莲花,习文研武”的传说(11),等等。这些传说不仅说明了张三丰及家族在这里的活动情况,与这里山山水水的关系,同时也成为碑文所言望平梁渔务为其出生地的力证。而且,传说中所表现出的神通广大、武艺高超的特点,也与张三丰高道身份相完全相符。这些证据与碑文所述内容相互验证,成为张三丰为黑山人结论的重要支撑。

从上述五大证据来看,无论是黑山县的历史的行政区划、黑山老城的明代碑文、明代建庙、地形地貌、风水特征,还是当地的大量传说情况,这些证据条条确凿,相互验证,并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黑山县为张三丰故里结论令人信服。

(二)黑山县的黑山街道为张三丰的具体出生地

黑山县的黑山街道是县委、县政府所在地,也是黑山老城的所在地。由上论证情况可知,建在这里的张三丰纪念祠之地即为张三丰故里,也就是说黑山街道为张三丰故里。

到此还有一个疑问,即黑山街道的情况是否与前述明代碑文记载的张三丰“元懿州粱渔务人氏”情况相符呢?由前面已知,黑山县在元明时隶属于懿州,故其辖区内的黑山街道隶属于懿州是理所当然的。那么,黑山街道是否归梁渔务所辖呢?其实,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也是肯定的。

首先,相关专家考证的结果表明,黑山街道当年确为梁渔务镇所辖。据吴玉霞、李树基主编《辽西古城文化研讨会文集》载:“梁渔务与山西店的辖区分界线至少应在今黑山镇(即今黑山街道)与姜屯镇的连线上。梁渔务的辖区最小也要包括此线以北,甚至还要包括其南面的部分地区在内的望平县大部分地区。(12)”可见,黑山街道的确在当年梁渔务辖区内。

其次,张三丰纪念祠建在黑山街道的本身就是黑山街道当年隶属梁渔务的证据。黑山县的黑山街道是黑山老城所在地,也是当年真君庙的遗址所在地。我国为纪念名人,在其家乡修建纪念祠、纪念馆,通常选址在出生地,这已是传统,在我国十分常见。真君庙,其实就是张三丰纪念祠。真君庙建在这里的本身就表明:黑山街道隶属梁渔务所辖。

至此可知,辽宁省黑山县的黑山街道,就是数百年来人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太极祖师张三丰故里。

三、古籍中张三丰出生地在东北的另三种说法均为“黑山街道”的不同表述方式

事实上,在众多史料中,张三丰籍贯在东北区域内还有三种说法,即义州人、辽阳人及沈阳人。其实,这只不过是张三丰籍贯“黑山街道说”的另外表述。下面,我们就一一分析一下。  

(一)关于张三丰为义州(今辽宁省义县)人之说

此说最早见黄瑜(14251497)撰《双槐岁钞》载:“北人刘勋为予言,东海近出二仙,其一:即张三丰,辽东义州人。(13)”这实际上是由迁徙卫治所在地而产生的说法。据《明史·地理志》载:“广宁后屯卫,洪武二十六年正月,置于旧懿州。永乐八年(公元1410年),徙治义州卫城。(14)”而前面已经提到,据《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介绍,明初置广宁后屯卫于懿州,永乐间徙卫治到义州,不久就废为界外站,迁到今黑山县境内。从广宁后屯卫被废为界外站设在黑山情况来看,当时的黑山县无疑为广宁后屯卫辖区。由于管辖张三丰家乡黑山县黑山街道的广宁后屯卫的治所迁至义州,故按当时的行政区划,说其为义州人是有依据的。尽管并不准确,因为它将义州与广宁后屯卫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然而,随着数百年区划的多次调整,张三丰的家乡已不再归其管辖了。当年如此说尚可,可如今再说就不准确了。另外,因“义”与“懿”二字同音,故不排除“相互假借亦或有之”(15)。 

(二)关于张三丰为辽阳人

(明)都穆著《游名山记》“王屋山”载:“张师名玄玄,辽阳人,自号三丰遁叟。(16)”我们知道,张三丰出生在元代,因改朝换代,关外的人们并不掌握东北行政区划调整情况,故按传统习惯,人们多沿用旧的行政区划,故这种说法中的“辽阳”应为元代行政区划。相对关内广袤地区而言,无疑是指辽阳等处行中书省。元代的辽阳等处行中书省是指包括整个东北在内的大的行政区域,其辖区包括辽宁省黑山县的黑山街道无疑,故说张三丰为辽阳人并没有问题。  

(三)关于张三丰为沈阳人之说

此说主要见于北京白云观所藏《诸真宗派总簿·诸真宗派源流》的记载。据该道教典籍记载:“三丰祖师姓张,沈阳人,在屋山传邋遢派。新宗派、檀塔派俱归。(17)”此书在白云观这一道教祖庭极具权威性,还被列为考核游方挂单道士的主要依据。

那么,《诸真宗派总簿·诸真宗派源流》中所谓“沈阳人”的沈阳是指什么时候的行政区划呢?由于此书完成于民国初年,现就以民国初年为界进行讨论。考民国初年以前的沈阳,历史曾为蒙古时期的沈阳千户所、元代的沈阳路及明代的沈阳中卫,但均与懿州无关。可见,此说与“懿州说”相悖。由此看来,此“沈阳人”并非指民国初年以前的沈阳人,而指是民国初年的“沈阳人”。也就是说,其采用的是民国初年的行政区划。然而,民国初年沈阳的情况又如何呢?经考证:民国初年的沈阳,虽与原懿州(阜新塔营子)没有关系,但却与黑山有关系。据《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载:“辽沈道:1914年由南路道改置,属奉天省。治沈阳县(今沈阳市)。辖境约当今辽宁彰武、新民、黑山、北镇、义县、葫芦岛、凌海、兴城、绥中等县市以东,西丰、清原、铁岭、沈阳、灯塔、辽阳、鞍山、海城、大石桥、盖州以西(昌图、康平、法库除外),凌海、大洼、营口以北地区及吉林的辽源、东丰、东辽等市、县地。1928年废。(18)”据此可知,此时的黑山(当然包括黑山街道在内)恰为以沈阳为治所的辽沈道所辖。据李养正《新编北京白云观志》记载,《诸真宗派总簿》在1919——1926年期间完成。可见,其正是完成于辽沈道的存在19141928年期间,采用的是当时的行政区划,故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张三丰为“辽沈道人”。由此可见,是编者把辽沈道的治所——沈阳与辽沈道混为一谈,误将“辽沈道人”说成了“沈阳人”。

其实,张三丰为黑山县黑山街道人之说能够合理地解释这些说法的本身,也是张三丰为黑山县黑山街道人的重要证明。如果不是历史事实,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综上所述,辽宁省黑山县的黑山街道确为张三丰的出生地。这无疑是张三丰故里“懿州说”的深入与最新研究成果,也是张三丰研究史上的一个重大突破。这表明张三丰出生地的数百年历史谜案就此尘埃落定,也是对这位造福人类的太极祖师的最好纪念。

参考文献:

1[ 佟冬、丛佩远编纂《中国东北史》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61月 第561]

2[ 李树基《张三丰其人》见1993411日《锦州日报》]

3[ 《武当》杂志2013年第12期 第59]

4[ 圆通法师编纂《锦州古刹》奉天书局  民国二年 “真君庙碑”]

5[《黑山县志》(卷十四)“艺文志”1941年版 第15]

6[ 《武当》杂志2013年第12期 第44]

7[李西月重编、郭旭阳校订《张三丰全集合校》长江出版社 20108月第17]

8[李西月重编、郭旭阳校订《张三丰全集合校》长江出版社 20108月第17]

9[《黑山县志》(卷十四)“艺文志”1941年版 第14]

10[吴兴元主编《绿色芳山》黑山县芳山镇人民政府 20109月 第33]

11[王根、史济坤、韩耀刚编撰《张三丰故里》张三丰故里文化研究会 2009年 第14]

12[吴玉霞、李树基主编《辽西古城文化研讨会文集》渤海大学 辽西区域文化研究会 201310月 第76]

1316[江百龙主编《武当拳之研究》北京体育出版社 19927月 第21]

17[ 李养正《新编北京白云观志》宗教文艺出版社  20031月第450]

18[史为乐主编《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53月第880]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清末民国时的尚武精神追求下一篇:惊叹!中华武术有三大顶级派系
热门阅读
注意:第八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延期为11月初
10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将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为规避人流出行高峰,经研究决定
武当赵堡太极拳“金不换”
在武当赵堡太极拳第十代传人张鐸留传的武当赵堡太极拳手抄本书名叫“金不换”。郑悟清
从易筋转气谈专项力量训练
在1923年出版的《近今北方健者传》中记载了一段孙禄堂先生的话:“以力生血以血化精易
习太极近三年亲身体悟
我的名字叫靳礼,出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区普通的家庭里。从小就有一个武侠梦,长
全民健身日传统武术展示活动在天津市南开区
2020年8月11日,天津市南开区新丽里居民健身会在南开区体育局指导下,于广开街新丽里
    手机扫描二维码

QQ|手机版|小黑屋|Wudang Magazine Inc. ( 鄂ICP备13001712号 )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