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清末民国时的尚武精神追求

发表时间:2020-6-28 17:28作者:道无涯 阅读(537) 评论: 0唐才良

导读: 一、武术是什么武术之“武”是什么?“尚武”又是什么?如果不把“武”搞清楚,又怎么去谈“尚武精神”?在许多习武者心中“武”就是打,“武术”就是“打人的技术”。尤其是前年徐雷二人约架后,网上几乎一边倒的认 ...

一、武术是什么

武术之“武”是什么?“尚武”又是什么?如果不把“武”搞清楚,又怎么去谈“尚武精神”?

在许多习武者心中“武”就是打,“武术”就是“打人的技术”。尤其是前年徐雷二人约架后,网上几乎一边倒的认为:武术就是“打”,就是一门“一击必杀”的技术,甚至有人直截了当地说:“武术就是杀人术”,好像我们的尚武精神就是要提倡能打能杀的精神,武术仿佛又回到了饮血茹毛的时代。有位职业武术工作者说:“我只关心技术,想法把功夫练出来,其它什么我都不感兴趣”。如果只关心“术”,而不关心“武”,那是典型的“唯技击论”者。至于为什么要武?怎样去武?如果都不想去知道,又怎样能懂得尚武精神呢?

把武术单纯当作是打、格斗或技击,那与动物并无二样。笔者曾看到过两只袋鼠格斗的视频,袋鼠的一招一式居然打得有模有样,拳打脚踢很有章法,其观赏性远比吴公仪pk陈克夫好看多了;还有一段两猩猩“MMA”的视频,它俩厮打的时候却不比人野蛮。所以说武就是打斗,那么这些动物够武术的了。

人类从原始野蛮逐渐开化进入文明,武术同样在文明中进化,开化的过程就是文化的过程。武术的打斗必然受文明的影响,文明决定了武术为什么要打斗和怎么去打斗。“为什么”是哲学思考,武术有了为什么,就从单纯的、原始本能的打斗技击,上升为文化,成为一门学问。因此,在人类社会中,武术实际上是武学,并不是一门单纯的技术。比如古人认为:拔剑而起,挺身而斗者,只是匹夫之勇,说明“武”还应包含着武德与人的精神内涵。我们现在武术界的种种毛病,都是在术的层面上纠缠,而没有看到武的文化与精神,正在深深影响着武术。

二、梁启超论尚武精神

关于中国民族之武,梁启超说:“新史氏曰‘中国民族之武,其最初之天性也’。‘司马迁,良史也,其论列五方民俗,曰种代石北也,地边胡,数被寇,人民矜懻忮,好气,任侠;中山地薄人众,民俗懁急,丈夫相聚游戏慷慨悲歌;…… 由此观之,环大河南北所谓我族之根据地,安所往而非右武之天性所磅礴乎?夫形成社会之性质,个人也,而铸造个人之性质者,又社会也,故人性恒缘夫社会周遭之种种普通现象特别现象而随以转移。’”

“我民族所以以武闻于天下也。抑推原所自始,则由外族间接以磨砺而造成之者,功最多焉。……其始皆缘与他族杂处,日相压迫,相侵略,非刻刻振厉,无以图存,自不得不取军国主义,以尚武为精神。其始不过自保之谋,其后乃养成进取之力,诸霸国之起原,皆赖是也。” 这说明武术之武,以及尚武之风是随社会的种种因素形成或转移的。

春秋战国时代,中国民族的尚武精神,梁先生列举的大致有十八端。“一曰,常以国家名誉为重,有损于国家名誉者,刻不能忍;一曰,国际交涉,有损于国家权利者,以死生争之,不畏强御;一曰,苟杀其身而有益于国家者,必趋死无吝无畏;一曰,已身之名誉,成为他人所侵损轻蔑,则刻刻不能忍,然不肯为短见之裁,不肯文怀忿之报复,务死于国事,以恢复武士之誉;一曰,对于所尊长,常忠实服从,虽然,苟有举动有损于国家大计或名誉者,虽出自尊长,亦长抗责之不肯假借,事定之后,亦不肯自宽其犯上之罪,而常以身殉之;一曰,有罪不逃刑;一曰,居是职也,必忠其职,常牺牲其身乃至先生其一切所爱以殉职;一曰,受人之恩者,以死报之;一曰,朋友有急难以相托者,常牺牲其身命及一切利益以救之;一曰,他人之急难,虽或与于我,无求于我,然认为大义所在,大局所关者,则亦锐身自任之,而事成不居其功;一曰,与人共事,而一死可以保密,助其事之成立者,必趋死无吝无畏;一曰,死不累他人;一曰,死以成人之名;一曰,战败,宁死不为俘;一曰,其所尊亲者死,则与俱死;一曰,其所遇之地位,若进退维谷,不能两全者,则择其尤合于义者为之,然事过之后必以身殉,以明其不得已;一曰,其初志在必死以图一事在者,至事过境迁以后,无论其事成或不成,而必无负其志;一曰,一举一动,务使可以为万世法则,毋令后人误学我以滋流弊”。  梁先生说:“其余诸美德,尚不可悉数。要而论之,则国家重于生命,朋友重于生命,职守重于生命,恩仇重于生命名誉重于生命,道义重于生命,是即我先民脑识中最高尚纯粹之理想,而当时社会上普通之习性也。”他强调突出了以国家名誉为重,舍身为国,重道德集体而轻个人小我的内涵,这样的武才是“我先民之武德,足为子孙模范”。

以上是梁启超先生总结的中华民族最古老的尚武精神,也是中国民族精神的一个重要部分。可惜这些传统文化,我们知道多少?又继承了多少?

当然,我们有过传统的尚武精神,后来却淡薄了,因为武的概念随时代社会的变迁而转移。“中国民族之不武,则第二天性也。此第二天性,谁造之,曰时势造之,地势造之,人力造之。”梁启超认为:“呜呼,我民族武德之所丧,则自统一专制政体之行始矣。统一专制政体,务在使天下皆弱,惟一人独强,然后志乃得逞,故曰,一人为刚,万夫为柔,此必至之符也,作俑者为秦始皇。”“至是,而尚武精神,澌灭以尽矣。太史公伤之曰:自是之后,问侠者极众,敖而无足数者。”“以三千年前最武之民族,而奄奄极于今日”,“黄帝以来遗传之武德,既已消磨,而我族之对外,始不竞矣”。

梁先生所处的时代,1840年,爆发了英国的对华侵略的鸦片战争,清政府被迫签署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之后,再签署了《虎门条约》。列强也要挟清政府签订签订了《望厦条约》《黄浦条约》,葡萄牙乘机夺走了澳门,沙俄则加紧对我国东北与西北边疆的侵略扩张活动。1856年,列强又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清政府又签订了《天津条约》《北京条约》。1885年,签订了《中法条约》。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李鸿章在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中国面临着瓜分豆剖亡国灭种的严峻危机。当此内忧外患加剧,中华民族危急存亡的关键时刻,包括梁启超在内的一些有识之士,不仅看到洋务派与洋务运动的主要弊端,对于传统的封建制度,也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于是发起了维新变法运动,希望在中国建立君主立宪的制度。维新变法失败后,北方又暴发义和团事变,八国联军攻陷北京,190197日,俄、英、美、日、德、法、意、奥、西、比、荷十一个国家,强迫清政府签订了《辛丑条约》。从梁启超记事起,他耳闻目睹的,是政府孱弱如病夫,与外国签署一个接一个耻辱的卖国条约:国家主权一步步丧失;领土被蚕食鲸吞;洋人在中国耀武扬威。对于中华民族的屈辱与苦难,他感同身受,有着切肤之痛。他清醒地认识到,西方国家“所以强者不在兵”,洋务运动的“不师其所以强,而欲师其所强,是由欲前而却行也”(《变法通议》)。

梁启超深感一国之民“改造民族精神的重要”,主张用武德改造民族精神以挽救民族国家命运,这也是民国社会精英们一致的呼声。如梁启超在《中国之武士道》自序里所说:“泰西日本人常言,中国之历史,不武之历史也,中国之民族,不武之民族也。”梁启超用事实反驳说:“呜呼,吾耻其言,吾愤其言,吾未能卒服也。”他认为,中华民族从黄帝以来,就以武德相传,三千年间,莫武于我族,是以能够成为大陆之主人。三代以往不论,从有正史记载以来,四五百年间,禀有武德,卓荦其大,有价值之人,总结他们身上所体现的武德,宣扬“我先民之武德,足为子孙模范”的人物事迹,用来服务其新一国之民,改造整个民族精神的宏旨,也有了更强的仿效学习价值。他强调突出了他们以国家名誉为重,舍身为国,重道德集体而轻个人小我的内涵。“要而论之,则国家重于生命.朋友重于生命,职守重于生命,然诺重于生命,恩仇重于生命,名誉重于生命,道义重于生命,是即我先民脑识中最高尚纯粹之理想,而当时社会上普通之习性也。” 梁启超清醒地看到了正在蒙受异族欺侮的中华民族,国运衰微的内在症结——民族精神的孱弱。如何振奋国民精神,奋起御侮,拯救我华夏于水火之中,梁氏苦苦寻觅,终于找到了以为可行的道:尚武之道。

梁启超的总结的尚武精神,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时过境迁,他所倡导的武德,自然会有它时代的局限性。然而,其中如爱国家、重道义、重名誉、重友情、讲诚信,这些思想,就是放置今天,也仍然为不贰的真理。至于梁启超所张扬的刚健勇武人格,在我们呼唤重铸民族精神的当下,其现实意义更自不待言。

三、民国精英提倡尚武精神

二次鸦片战争后的社会大变局中,清政府在“自强”、“求富”的名义下编练新式海陆军,建立军事学堂,使近代体育的某些内容传入中国。1862年,湘军水师中改习洋枪、洋炮,传统的骑射、刀、枪等武艺虽未完全放弃,但已开始失去其原有的重要地位。1903年,清政府下令全面淘汰绿营,推行新式陆军制度。根据《奏定学堂章程》规定,无论大、中、小学的体操课均“宜以兵式体操为主”。在1906年的《学部奏请宣示教育宗旨折》中,明确公布教育宗旨是:“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所谓“尚武”就是“凡中小学堂教科书,必寓军国民主义”并体操一科,使“幼稚者以游戏、体育发育其身体,稍长者以兵式体操严整其纪律”。 清末的尚武要求就是军国民主义,具体即“发育其身体”、“严整其纪律”,自强自立。

鉴于国势的危急,战祸的激烈,各界人士认识到萎靡的精神,荏弱的身体,是不能抵御强敌的。于是,提倡体育实施体育之声日高,国民体育之风蒸蒸日上。而以武术为代表的传统体育也备受关注,一时间全国上下形成了习武以救国的观点。上层人士也纷纷投身于“国术”的宣扬,给中国武术带来了复兴的机会。但是武术不能再强调提高个人搏击技术,用血肉之躯去对抗洋枪火炮,而是要借体育与中国武术去强健国民体魄,改造四万万国民羸弱的体质和孱弱的意志,“强健活泼之体格”,“身强种强,种强而国强”。民国人士进而提出“强种强国”口号,使尚武精神精神更具历史使命感。中国武术也被提高到“国术”的高度,提倡尚武精神,又把武术称为“国魂”。

1919年,精武体育会在上海举行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时,孙中山先生亲自题赠匾额,书写了“尚武精神”四个大字,尚武精神就是民族的精神象征。同年4月,民国教育部提出教育宗旨是:“养成健全人格,发展共和精神”。

1929年,日本侵略者亡我之心不死,面对中日必有一战的形势,为强化国民的尚武意识,南京国民政府通令颁行严密的训育制度,规定“在高中以上实行严格的军事训练和军事管理,在初中和小学进行童子军训练”。这一时期,武术的社会地位有很大提高,南京成立了中央国术馆,全国各地也相继建立国术馆。武术的技击得到了相对的重视,但对大众而言,武术的任务仍然是强健国民体魄,即提高国民的体质、意志和爱国精神,真正的战斗力仍是人的因素。

田镇峰《太极拳讲义》序说,总理有云:“欲恢复我民族之地位,须先恢复我民族固有之‘精神’、‘道德’与‘智能’”。孙中山感慨:“革命无武力不足成,而武力又赖于国民有强健体魄。”

民国山东国术馆的《太极拳讲义》序:“吾国拳术,由来尚矣!……汉唐而后,多重文艺而轻武术,致斯道之流传,入于释道内外家之徒。习之者非江湖鬻技,即绿林盗寇。间有一二士夫,精斯艺者,又常挟秘诀以自重,不肯轻易传人。斯术之消沉,几如广陵散,而民气日衰,民体日弱,说者谓:汉世家法,不克靖黄巾之乱;宋世性理,无以御蒙古之侵。驯至今日,东亚病夫之名,为世业诟。噫!其言岂过当哉!”我们国术馆既担负着强种救国的使命,怀着全民众均国术化的希冀,提倡尚武精神。

《中国武士道》蒋序:“要之,所重乎武侠者,为大侠毋为小侠,为公侠毋为私侠。”“急国家之难,大抵其道在重于赴公义,而关系一身一家私恩私怨之报复者盖鲜焉。此真侠之至大,纯而无私,公而不偏,而可为千古任侠者之模范焉”。 杨度在序中说:“夫武士道之所以可贵者,贵其能轻死尚侠,以谋国家社会之福利也。”“故人类与禽兽之界,不以体魄之构造分之,而以精神作用分之可,一言以判焉,曰:精神战胜体魄者为人类,体魄战胜精神者为禽兽而已矣。”“夫今日之世界,为古人之精神所创造,将来之世界,又必为今人之精神所创造者,此人类进化之道,纯特持此以为之元素者也。仁者之精神,恒以普济众生为其毕生之义务,其身虽死,而其精神已宏被于当世与后来之社会”。仁者精神就是主义与信仰也。

教育家张一吝认为:“若以今全国男子二万万例之,则吾国当有胜兵之男子千万矣。日俄之战,论者以日之胜俄,归功于柔道。柔道者,即吾技击相传之一。故吾不欲自卫则已,苟欲自卫,则德育、智育、体育三者中,尤以体育为最要。民国成立,识时之士,渐知拳术之为国魂”。

王新午《太极拳阐宗》李序:“旷观古今扶危济困、雪耻复仇、惊天地泣鬼神之伟大事业,每出于豪杰之一流。诚以艺高则肚壮,身健则气充,一遇不平,则侠肝义胆、忠勇之念,不觉油然而生,虽赴汤蹈火亦所不辞。值此国难严重、人心浇薄之时,正宜扶持正气,挽救颓风,砥砺献身殉国之精神,养成成仁取义之信念,则其收效之宏,当不只健种强身已也。”

民国人士主张用武德改造民族精神以挽救民族国家命运,虽然随时代变迁而有转移,民国人所提倡尚武精神,就是放置今天,仍然为不贰的真理。

武是什么,从热兵器的大规模使用,尤其在义和团事变以后,社会有识之士、知识精英,他们对武术的要求不再是单纯的打斗,匹夫之勇,而是转向“内强其身,外防侮辱”,尤其是强健国民的体魄,恢复民族的尚武精神,是武的首要功能。武否定个人的争强斗勇,梁启超指出:秦人并非匹夫之勇敢,“秦人勇于公仇而怯于私斗”,所以尚武并不是崇尚武力,而是崇尚民族的气节,提倡为国家为人民事业的忠与勇。真正的“尚武”精神,是一种深深扎根于理性潜层的无私无畏、大智大勇。

四、太极拳与尚武精神

去年徐晓冬脏口大骂中国传统武术,在中国武术界刮了一阵阴风;还有个陈国锁(自号清玄散人)2013年,在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太极拳沿革考》,更是把太极拳诬蔑为:“旁门斜道”“缺陷性遗传的变态属性”“迂腐与愚昧”“毫无武术意义的太极拳”“本应该进入垃圾堆里的东西”“愚弄了诸多的无知痴迷者”“这种把无知当精华,把错误当国粹、把垃圾当精品的趋势形式,不仅是武术界与传统中国武术文化上的耻辱,更是传统中国五千年文明上的耻辱。”“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实在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悲哀,实在也是中华民族历史的悲哀,也更是传统武术的悲哀。”“这种愚昧无知的耻辱,却在极力吹捧的包装下,被美化的无与伦比,风行于世界各地。”有人对此评论说:“没文化的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陈国锁肆无忌惮诋毁了中国武术、诬蔑太极拳,是在挑战中国民族的尚武精神,真是无耻与可恶!

太极拳是不是国粹,是不是中华文化的瑰宝?是不是把垃圾当作精品愚弄民众?是不是“武术界与传统中国武术文化上的耻辱,更是传统中国五千年文明上的耻辱?”这种无知愚蠢的问题不值得笔者来批驳,我们可以先看看那些有识之士、社会精英是怎么推崇太极拳的。

首先看杨澄甫先生是怎样认识太极拳的:“以为是一人敌,项籍所不屑学者,余他日当学万人敌”,“吾之习此而教人者,非以敌人,乃以衛身,非以用世,乃以救国”,“然则救国之道,自当以救弱为急务,舍此不图,抑末矣。余自幼即以救弱为己任。”杨公认为太极拳非以敌人,更不是个人打打杀杀称英豪,而是以救弱为己任,使国民强健体魄,乃以救国。杨公澄甫高山仰止,陈国锁之流则卑鄙渺小。

宋史元著《太极蕴真》,杨森序:“言次每以国民积弱受异族侵凌为耻,抱发扬国术振我民族尚武精神之志,……要皆以锻炼体魄制敌御侮为主旨,然欲求其固精神培元气,则首推武当之太极拳一术,以其柔内蓄刚不伤元气。我民族尚武精神实利赖之”。

姜春霆序:“孟子曰:‘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苟能时加修养,自强不息,则身强种强,种强而国强矣,一洗东亚病夫之诮,凡今之人其谁敢侮予。故欲强健民族,首须提倡拳术;而拳术中养气之最善者,莫如太极,其动作纯任自然,进退虚实,刚柔分明,善能调养中和之气。

信祥生序:“国家之兴衰系于国民体格之强弱,体格之强弱由于各个民族之锻炼不锻炼耳。如日加操练,精心图强,则国家一变而成富强,否则任意摧残,日趋昏弱,而国家可能一转而成贫弱,故国民体格之强弱与国家之前途实有莫大之关系。……新国民即负有建国之任务,须有强健振拔之体魄,故曰:“‘健全之事业,寓于健全之体格’,即云身体为事业之根本。欲求根深蒂固,必须注意强身之术。其术惟何?即我国操演简便收效最多之固有国粹太极拳术。”

王新午《太极拳阐宗》樊序:“太极拳法,乃身心兼修之武术,为国术之最上乘。国人苟能循此潜修,自强不息,以养成强健之身心,洗东亚病夫之诮。夫然后以之持身,则仁而明;以之为国,则忠而勇;以之生产建设,则文明而进步,方将举先圣仁民爱物之大道,发扬于于世界,岂仅以摧彼强敌已耶。”

蔡元培为太极拳题词:“可以御侮,可以卫生,以此百利而无一害之国粹,为四百兆同胞之典型”。“傅增湘题“知柔知刚,万夫之望”。以及许多名人题:“国术精神”,“自强不息”,“民众精神“等等。还有不少国家级领导题词:“锻炼身心”“太极拳好!”等。

囿于篇幅不多抄录了,从摘录的这几段文字中,足可以看出:发扬国术振我民族尚武精神之志,要皆以锻炼体魄制敌御侮为主旨,则首推武当之太极拳一术,我民族尚武精神实利赖之;自强不息,则身强种强,种强而国强,欲强健民族,首须提倡拳术;而拳术中养气之最善者,莫如太极;“负有建国之任务,须有强健振拔之体魄,健全之事业,寓于健全之体格”,“以之为国,则忠而勇;以之生产建设,则文明而进步”,因此,太极拳不仅是强健体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拳术,又是将举先圣仁民爱物之大道,发扬于于世界的民族精神。一百多年来,太极拳好!是强健我们民族尚武精神的寄托,也是造福于人类的希望。

五、结束语

清末民初的社会大变局,促使“武”的理念又一次转移,尚武精神正在被唤醒,因此,武术的“术”,从古人的搏杀的技术,随着“武”的理念逐渐向强种强国的宗旨转移,一些原本以搏杀为宗旨的技术和拳种,逐渐被淘汰,而有一些传统的技击技术,作为文化也在适应时代,服务于“内强其身,外防侮辱”的社会需要。而上世纪五十年代,我们为了社会稳定,因噎废食地把武术的“术”废弃了,把“武”的理念阉割,文化没了,“强健体魄”就变为单纯的“养生、表演”,使武术沦为体操、舞蹈。但是现在有些人矫枉过正地叫嚷恢复武术的搏杀功能,将争强斗勇作为新时代的尚武精神,这使人很迷惑。

武术之“武”的理念与“术”的技术,是随时代变化而转移的。爱因斯坦说:“我不知第三次世界大战用什么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用的武器是石头。”如果真的到了用石头、棍棒作武器的时候,武术的武与术必然又会发生变化,武术又会回到远古时代。但我们不要忘了武术的历史,它是怎么走过来的。我们只有了解武术的昨天,才能理解武术的今天,预知武术的明天。今天,虽然国人的健康指数仍不容乐观,还没有真正达到“强种”,但国强了,钱多了,武术的“武”是否又要转移?尚武精神是否需要重新评估?武术是否会服务于商业与娱乐?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在大的历史视角中去思考。

总之,新时代的武术,从总体上讲,它不再追求搏杀的技巧与功夫,而是使国民强健体魄的手段,更是民族精神的寄托。尚武精神,以国家名誉为重,舍身为国,重道德集体而轻个人小我的精神,以及国家重于生命,朋友重于生命,职守重于生命,然诺重于生命,恩仇重于生命,名誉重于生命,道义重于生命的道德价值观,还有颂扬爱国、重道义、重朋友、讲诚信的信仰,自强不息的进取之力,是中华优秀的文化传统,放置今天,仍然为不贰之真理,永远值得我们去继承与发扬光大。

所以,武术的“武”、与尚武精神的文化是我们必须继承发扬的,而武术的技术,其搏杀的技巧必然受文化影响,接受时代的选择,该留的留,本该淘汰的谁也阻挡不了。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李亦畬《太极拳小序》考释下一篇:论太极祖师张三丰出生于辽宁黑山
热门阅读
注意:第八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延期为11月初
10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将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为规避人流出行高峰,经研究决定
西安市“九九重阳节”太极拳健身气功展示活
10月25日,“九九重阳节”2020年西安市太极拳健身气功展示活动在西安市外事学院体育馆
李照山大成拳研讨会在信阳举行
2020年10月13--15日,李照山大成拳研讨会在河南信阳市李照山大成拳工作室举行,来自全
湖州市清泉文武学校别样“守护神”——教练
10月8日上午,湖州市清泉文武学校校园里广播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一群佩戴“
武当赵堡太极拳“金不换”
在武当赵堡太极拳第十代传人张鐸留传的武当赵堡太极拳手抄本书名叫“金不换”。郑悟清
    手机扫描二维码

QQ|手机版|小黑屋|Wudang Magazine Inc. ( 鄂ICP备13001712号 )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