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对《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的看法与商榷

发表时间:2020-1-13 11:24作者:道无涯 阅读(102) 评论: 0李师融

导读: 《武当》杂志2019年第4期发表了龙勿用先生的长篇源流论文《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简称“龙文”)。“龙文”所指的“宋书铭传拳谱”是什么意思?据太极拳界的源流资料,宋书铭在民国初期传下的源流史料,具有参考价值 ...


《武当》杂志2019年第4期发表了龙勿用先生的长篇源流论文《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简称“龙文”)。“龙文”所指的“宋书铭传拳谱”是什么意思?据太极拳界的源流资料,宋书铭在民国初期传下的源流史料,具有参考价值并已公开的有二:1、明代正德年间宋远桥撰写的《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本文简称“源流支派论”,但“龙文”则简称为“太极功”);这两种“简称”的不同,就是“概念”的差异,也可因此造成“源流观念”的分歧。我为什么要改变这个“简称”?因为“源流支派论”代表一篇“源流纪实文”,“太极功”则代表一种拳法或功法,“源流纪实文”不等于一个功法。“龙文”在多处往往把这篇“源流支派论”视作一篇拳谱,称之为“宋氏家传太极功拳谱”,使人莫名其妙。2、有关歌诀十首(如《八字歌》、《功用歌》《心会歌》、《四性归元歌》、《周身大用论》、《四性归元歌》等);这些歌诀来自各方,有的是来自“三十七”的拳诀,也有的是武当山玉虚子授予的《功用歌》。这些史料真实地反映了宋远桥的“太极功”,自从在武当山向玉虚子学了“十三势”后,拳理拳法有了飞跃,虽然,拳名仍是“三十七”,但实质上已升级为“十三势”了。与许宣平的“三十七”有质的区别。称之为“宋氏太极功”更好。所以,“宋氏太极功”也是“太极拳”的一个支派。“源流支派论”肯定了太极拳的明代历史及源流,对批判唐豪的“陈王廷创太极拳说”有好处,大方向是对的。笔者对此予以肯定,但具体问题仍存在不同看法,特提出如下商榷。

【商榷一】:确认“源流支派论”是明代宋远桥的真作

“龙文”认为:“源流支派论”是宋远桥的第14代裔孙所写,不是宋远桥真作。因为“源流支派论”的开头云:所谓后代学者不失其本也。自余而上朔始得太极之功者,授自唐代于欢子许宣平。至余十四代,有断亦有续。

如何理解上文的意思?我认为:上文的“余”字是指宋远桥,自述他是许宣平的第14代传人;因为许宣平的传人有断亦有续,“十四代”之说是前人的如实记述,没有作伪动机,应该尊重。“龙文”则认为:此语是“源流支派论”作者的自述,“至余14代”就是自述他是宋远桥的第14代裔孙。即认为“源流支派论”不是明代宋远桥的真作,而是清代14代裔孙的托名著作。其理由就是,从唐代许宣平至明代,相距约700年,不会是只有14代传人。因此,这个“14代传人”就是宋远桥的14代传人。

怎样判别明代和清代著作的文字区别?办法有二;

一、从“十三势”改名为“太极拳”的文字特征来鉴定:在明代洪武至崇祯初期,太极拳的原名为“十三势”。 “十三势”即“八门”、五步”的合称。“八门”就是“掤、捋、挤、按,采、挒、肘、靠”的技法。“五步”就是“前进、后退、左顾、右盼、中定”的步法。这些就是“十三势”(太极拳)的基本技法。“十三势”改名为“太极拳”,是蒋发于明崇祯初期命名的。在明末以前,还没有“太极拳”的名称。笔者曾普查过张三丰拳诀、王宗岳拳论、蒋发的37篇拳解(杨氏称为“古谱32目”,吴鉴泉称为“太极法说”),全部文句都没有“太极拳”三字。这就是“明代拳谱”的特点。据此再普查,宋远桥的“源流支派论”,有没有“太极拳”三字?在董英杰著《太极拳释义》中所载的“源流支派论”,其标题是《宋氏太极拳源流支派论》。显然“宋氏太极拳”三字是现代人添加的,“龙文”的作者也注意这一点,在北京专门找到“寇孟杰抄本”,发现原文的标题是《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根本没有“太极拳”三字。证实这个标题是有现代人的添加。此外,还有没有现代人添加“太极拳”的语句呢? 据查:“所传太极功之拳名为三十七,因三十七式而名之。又名长拳者,所云滔滔无间也,总名太极拳三十七式。” 一语中,也有“太极拳”三字,但全篇文句完全没有“太极拳”三字。

笔者考证,上句的原文可能是:“所传太极功之拳名为三十七,因三十七式而名之。又名长拳者,所云滔滔无间也,总名长拳三十七式。” 现代人把“长拳”二字改为“太极拳”了。为什么要改呢?在明代,“十三势”也称为“长拳”。王宗岳拳谱中的《十三势释名》云:“长拳者,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也”,与上文的意思完全相同,即是:没有套路,周而复始,没有终止式,故称为“长拳”,属于“太极拳”的类型。现代人对“长拳”的理解则是:“长拳就是少林拳”。因为在历年的武术比赛中,都把各项武术划分为“长拳类”和“太极拳类”。“长拳类就是少林拳”。现代人为了避免这种误会,就把上文的“长拳”改为“太极拳”。以消除了这个误解。“源流支派论”的全文都没有“太极拳”三字,可以断定:宋远桥的“源流支派论”是明代著作。既不是现代人所伪造,也不是宋氏“十四代裔孙”的托名。因为后人添加的著作必有“太极拳”三字。

二、宋氏“源流支派论”是源流纪实文,其时代、环境、人物、拳艺、歌诀都反映出当事人记述的真实性:“源流支派论”是宋远桥记述其与张松溪等7人,同上武当山寻访张三丰真传的“十三势”。既然是刻意追求,决不会虚此一行,必然在“源流支派论”中,具体记述出他们学艺的经过及“拳艺收获”。据宋氏传下的有关拳诀,就有反映真实的《八字歌》和《功用歌》。《八字歌》的文字是:“掤捋挤按世间稀, 十个艺人十不知,若能轻灵并捷便,粘连黏随俱无疑。采挒肘靠更出奇, 行之不用费心思,果能粘连黏随字,得其环中不支离”。

《攻用歌》的内容是:“轻灵活泼求懂劲, 阴阳既济无滞病,若得四两拨千斤,开合鼓荡主宰定”。

以上二歌的内容:《八字歌》是宋远桥学习了“十三势”之后,感觉拳艺创新的惊奇,是其“三十七”的传人所不知,情景逼真。显然,这是宋远桥自撰的歌诀。宋远桥的文化很高,既能著诗,也可以写“源流支派论”,不必让其后人代笔追记此文。

  《功用歌》是阐述“十三势”技法在推手中的应用及功效。具有指导拳艺的意义。可能是“十三势”祖师张三丰的授拳歌诀(可参考拙作《被埋没500年的两首张三丰拳诀考》)。另外,歌诀中的“四两拨千斤”一语,笔者考证,是张三丰开创“十三势”技法的形象化用语。在张三丰以前的文献是没有这句话的。因为此语的涵义是:“小力胜大力,以巧取胜”的意思。是“十三势”(太极拳、内家拳)的专利术语。此歌诀的来源必是武当山玉虚子授予宋远桥的,是后人(宋氏14代裔孙)无法获得或臆造的。宋远桥既亲自到访武当山,见闻皆实,拳诀亦真,“源流支派论”亦必然是宋远桥亲自执笔的。

【商榷二】:“源流支派论”是畅游武当山的纪实文,不是拳谱,不能传谱,标题《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的“传拳谱”三字,结合“龙文”所说;“陈长兴、杨禄禅之传不是太极拳的唯一源流;宋书铭不但有家传的十三势《太极拳谱》,更有家传的“三十七”等多种改拳而来的实在的太极拳拳术和技术”,很值得“敲推”。文中的“传拳”很容易理解,文中也把“传拳”的事实说得很清楚:“宋铭拳术水平相当高。当时许禹生主持的北京体育社诸拳术教师曾拜访之,双方友好试手的结果,宋书铭的功夫甚至远高过当时40岁的杨氏嫡派吴鉴泉、许禹生、纪子修等,以致他们均以师礼事之”。但是,“传谱”二字值得商榷。它的意思就是“传授拳谱”,宋书铭向太极拳界传授了哪些拳谱?为此,笔者专门查了《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的有关文字。“龙文”有关的文句是:“宋书铭给北京太极拳界留下了被称为《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简称太极功)的宋氏家传老拳谱,宋传拳谱之原谱为手抄本,现不知所踪。”这几句话很清楚地说明,宋氏向北京太极拳界的传谱,就是赠送《源流支派论》(简称“太极功”),它就是宋氏家传老拳谱。为了深究此语的依据,也查对了“龙文”的解释及《源流支派论》的原文,究竟是怎么样“授谱”呢?。

“龙文”对“授谱”的叙述是:“宋传《太极功》总计约4000字,文本结构相当清晰,记录了五种太极功的拳术,共包括四项内容,1、每种拳术的拳法拳论;2、传承人与人物小传;3、五派传人交往故事;4、编撰者自己书写在书首的序和书尾的跋等注释说明。《太极功》起首记叙了著作者的写作缘起;之后是五种太极功拳法,其格式相似,都先叙源流、创拳人、传拳者及明代中叶的传人。之后,记录拳法架目与拳法的练习心得、口诀、歌诀等。

各派架目和练发详略不同,中间还插叙一段故事,即明代中叶,五拳传人宋、俞七人彼此交往,同往武当山拜访“麸子李”、“玉虚子张三丰”二人,携游天下的故事。由此可知,宋氏五拳即来历于此。除“张三丰十三势谱”外,“宋谱”中所涉及的其他四家太极功拳法,在此之前均没有任何记录,在此之后也没有发现其他可信和可验证的流传痕迹”。

从这段“传授拳谱”的记述看,内容相当全面,不得不使人相信。但是这些丰富的内容,合起来的字数,何止4000字,已经成为一本书了,值得深思。为此,只好将“源流支派论”全文中的有关文字转抄于后,让读者及专家鉴定,是是非非由读者判断。

本文引用的“源流支派论”,源自董英杰著《太极拳释义》,其源也是由北京许禹生传出,应是与“龙文”抄本同出一源,引文如下:

“所谓后代学者不失其本也。自余而上溯,始得太极之功者。授自唐代于欢子许宣平。至余14代,有断亦有续。许先师系江南歙县人,隐城阳山。即本府城南紫阳山,结茅南阳辟谷。身长七尺六寸,髯长至脐,发长至足,行及奔马。每负薪入市贩卖。独吟曰:负薪朝出卖,沽酒日夕归,借问家何处,穿云入翠微。李白访之不遇,题诗仙桥而回。所传太极功之拳,名三十七。因三十七式而名之。又名长拳者,所云滔滔无间也。总名长拳三十七式。名目书之于后:(名目42式从略)。此通共42手。四正四隅、九宫步、七星八步、单鞭、双摆莲在外。因自己多坐用功夫。其余37数是先师所传也。此势,应一势练成再练一势,万不可心急齐用。37势亦无论何势先何势后,只要一上将势用成,自然,三十七势皆化为相继不断也。故谓之长拳。脚踏五行,怀藏八卦。脚之所在为中央之土,八门五步以中央为准。俞氏太极功,名曰先天拳,亦曰长拳。得唐李道子所传。李道子系江南安庆人,至明时,曾居武当山南岩观;不食烟火,第食麦麸,故人称之曰“麸子李”,又称夫子李。见人不语他,唯曰大造化。然既云夫子李系唐时人,何以知明时之“麸子李”,即是唐代之夫子李。缘予游江南泾县访俞家;方知俞家先天拳,亦即予之“三十七式”,太极功之别名也。俞家太极功系唐时李道子所传。俞氏代代相承,每岁必拜李道子之庐,至宋时尚在也。越代不知李道子所在。嗣后,余偕俞莲舟游湖广襄阳均州武当山,见一道人,蓬头垢面。呼俞莲舟曰:“徒再孙焉往?”俞莲舟怒曰:“汝系何人?无礼如此!我观汝,一掌必死。”道人曰:“徒再孙,且看汝出手”。莲舟怒极,进步连掤带捶,但不近身,道人飞起十余丈,平空落下,屹立无损。莲舟谓道人曰:“汝总用过功夫,不然,能敌我者鲜矣!”道人曰:“汝与俞清慧、俞一诚相识否?”莲舟悚然曰:“此皆余上祖之名也。”急跪曰:“原来是我之祖师。”李道子曰:“我在此数十寒暑,未曾开口,汝今遇我,大造化哉!汝来,吾再以功夫授汝。”自此,莲舟不但无敌,并得全体大用矣。

李道子所传莲舟口诀曰:

“无形无象。全体透空,应物自然, 西山悬磬,

虎吼猿鸣, 水清河静,翻江播海,尽性立命。

以上是“源流支派论”之全文。并没有“五种太极功的拳法和拳论”,也没有“传承人与人物的小传,及五派传人交往的故事”。不像一篇“拳谱”,却像一篇“畅游武当山的游记”。以著名的《太极拳谱》及《太极法说》为榜样示范,它们的内容完全是拳法和拳理。没有“传承人小传”等“人际交往的故事”。因为“人际交往的故事”属于“拳史”的范筹,一般在“家谱”或“传人宗谱”分别叙述,不宜干扰拳谱的宗旨。拳谱的宗旨是:将本拳的拳理拳法精髓,向本派的后代传承人秘传,或向社会公开传授。内容宜精不宜粗。拳谱的编著者一般是本派的创始人或炉火纯青、造诣最高的“掌门人”。不是普通的传人所能胜任的,以太极拳界流通的《太极拳谱》及《太极法说》为例观之。王宗岳谱写《太极拳谱》,是从明嘉靖26年(1548年)师从“云游道人”开始,写成“太极拳谱”的时间,是在明万历30年(1603年)授予蒋发返乡而写的,历时55年。蒋发撰写《太极法说》,是从拜师王宗岳开始,即万历23年(1596年)开始,完成时间约在崇祯初期(约1630年),历时34年。如果没有这些经历是不能胜任的。以此类推,宋远桥开始学习“十三势”,是在武当山向玉虚子学习开始,返家后,撰写《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相距时间不会太久,对“十三势”的领会还属于初级阶段,与撰写拳谱的能力要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由此可以认为:“源流支派论”只是一篇“畅游武当山的纪实文”不是拳谱。

 其次,按照道家的规矩,传授秘密的拳法或功法时,只能是:“言传身教,不立文字”,但可以“辅以歌诀,帮助记忆”。因此,“十三势”在道家中传播,是没有文字谱写的“拳谱”,只有用“歌诀”传播。据现代的仙学家、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陈樱宁(1880—1969)著《口诀钩玄录》有云:“道书丹精,所习用的口诀二字,其初盖出于《参同契》书中,其言曰:“三五与一,天地至精,可以口诀,难以书传”。在《抱朴子》的《黄白篇》第十六有言:“此法乃真人口口相传,本不书也”。故陈樱宁总结曰:“所以历代以来,凡传授丹经法术,莫不以口诀为重;盖千载如一日也”。这就是张三丰只传歌诀,不立文字、不著拳论的原因。拳论的出现,则是在传入俗家之后才有。可以认为,王宗岳谱写的拳论是太极拳最早的拳论。

    由此看来,在正德年间的宋远桥,也遵照道家规矩,言传身教,不立文字。只传歌诀,。没有拳谱留下。

【商榷三】:太极拳“老五派”之说有悖传统源流观

“龙文”中有一段《太极拳老五派之谜》的论述,其中也说及“太极拳老五派”之说,在杨氏及其他太极拳派均无此说。其来源与宋书铭有关。文中特将“太极拳老五派”的源流简介如下:1、宋氏“三十七”,祖于唐代的于欢子许宣平,明代的传人是宋远桥;2、俞氏“先天拳”祖于唐宋之间的安庆李道子,在明代则为“麸子李”。传人有泾县的俞清慧、俞一诚、俞莲舟、俞岱岩。3、张氏“十三势”,祖于明代武当山的玉虚子张三丰,传人有张松溪、张翠山;4、程氏“小九天”。祖于南北朝休宁程灵洗,其小宗为韩拱月、程必。5、殷氏“后天法”。祖于北宋扬州胡镜子,传宋僧仲殊。明代传人殷利亨。

以上所列的“老五派”。把张三丰创“十三势”的地位,与其余四派平起平坐.合称“老五派”,违反了太极拳各派共识的“传统源流观”。并且把明代正德年间的武当山玉虚子,误认为创造“十三势”的张三丰祖师。造成“太极拳界存在两个张三丰”的误解。

现在,首先谈谈各派共识的“传统源流观”是怎样的。

《人民日报》2000年12月15日体育版发表的《集体智慧的结晶》,(作者蒙一丁。是中共吉林省党校的教授,陈式太极拳专家,主要著作有《张三丰太极内丹功研究》),这篇文是批判“陈王廷创太极拳说”而作的,认为太极拳的创造不是陈王廷一人的创造,而是集历代先贤智慧的结晶。他对传统源流观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原文如下。

“太极拳有其悠久的发展历史。据历史记载,唐代的许宣平、李道子都练“太极功”,共37式,其功法练起来犹如长江流水,滔滔不绝。又名“先天拳”。后梁时代,有个安徽人程灵洗,曾师从韩拱月学得“太极功”14式,其各式名称大多流传至今,这可谓太极拳的雏形。

 现代太极拳既是中国古代太极拳文化的间接传承,又是现代人们不断创新和发展的新成就。没有古代太极拳文化的深厚基础,就没有现代太极拳的博大精深。而没有现代人们的继承、发掘和再创造,也就没有太极拳文化光辉灿烂的今天。

    从上文看,可知许宣平、李道子、程灵洗等前辈,对太极拳的开拓功不可没,但大都沦于失传,留下的拳理与拳法极为稀少。在整个太极拳发展历史中,只是一个雏形;现代太极拳的发展,已从星星之火发展到席卷全国,风靡世界。形成了赵堡、陈、杨、吴、武、孙、李等大派,各派都有自己的传承宗谱,追溯其远代历史,都是从明代初期传承至今,都尊张三丰为祖师,武当山为发源地。并以王宗岳谱写的《太极拳谱》为经典(据近年考证,王宗岳是张三丰的第5代传人),可见,张三丰创“十三势”是集前辈先贤成果之大成。对太极拳的贡献,是由初级到高级“阶段性”的飞跃。上述先师虽然功不可没,但与张三丰的贡献相比,不可等同看待平起平坐。如果将“太极拳源流”与地理上的源流相比拟,“六大派”是“流”,犹如长江、黄河、澜沧江;“张三丰创十三势”是“源”,犹如青海省的“三江源”;古代先贤的贡献是流入“三江源”的“高原小溪”。“小溪”与“源”不可比拟。因此,笔者认为,把张三丰列为“老五派”之一是不适当的。

【商榷四】:玉虚子是张三丰的正宗传人,不是张三丰。  

道家传授秘密功法或秘传拳法时 ,要遵守一个“言祖不言师”的规矩。即是授拳的师父要隐去自己的姓名,只能说“是祖师(或师祖)所传”。这个不合理的规矩对源流研究造成许多混乱。例如,近来考证“张三丰传王宗岳”的具体传承关系,就是一例。首先从“王宗岳的师父是谁”开始。从赵堡太极拳的史料看,只知道“云游道人传王宗岳”,不知道“云游道人”是谁?他是张三丰的第几代传人?这就是解决难点的突破口。山西新绛县的刘晔挺先生(王宗岳拳法的现代传人),从2005—2011年专门研究了6年,终于得到可靠的答案。刘晔挺曾询问过王氏家族两个分支的后人王国祜、王武臣。都说“云游道人是刘古泉”。李师融于2003年到武当山开会,认识了张兴洲。他在年轻时曾向王宗岳后人王剑鹏学拳,据王剑鹏说:“云游道人就是刘古泉”。三个调查都说“是刘古泉”。应该确认“云游道人自称是刘古泉”。现在就要考证“刘古泉是什么时代人?” 据明宣德三年(1431年)道士任自垣所编的《大岳太和山志》有关张三丰之叙述:“洪武初,来入武当,拜玄帝于天柱峰……我且将五龙、南岩、紫霄,去荆 榛拾瓦砾,且初创焉。命邱玄靖住五龙,卢秋云住南岩,刘古泉、杨善澄住紫霄”。此语表明,刘古泉确有其人,是张三丰的贴身弟子,在洪武初已随张三丰入武当山创业。洪武初是公元1364年,“云游道人”传拳王宗岳的年代是嘉靖26年(1546年)。两者相距约180年。刘古泉能够再活180年吗?由此可见,“云游道人”不是刘古泉。但他确是张三丰的传承人。据《武当》杂志的前任副主编谭大江(道门传人)的著作中,透露了道门的规矩:“言祖不言师”。由此可见,“云游道人”是托名“刘古泉”。它的真实姓名已隐去,无可考证。他的身份就是刘古泉的再传弟子。由此推断,王宗岳是张三丰的第五代传人。这就解决了“张三丰---王宗岳”的传承关系。

宋远桥书写的“源流支派论”,也受“言祖不言师”的影响,留下一些混乱的文字,传下一些错误的源流。下面引用其原文作具体分析。

原文的文句如下:“宋远桥及俞莲舟、张松溪等七人再往武当山,于太和山玉虚宫见玉虚子张三丰,三丰盖张松溪、张翠山师也。洪武初即在此山修炼。余七人在山拜求请益者,月余而归。松溪、翠山拳名为十三式,亦太极功之别名也。”

【解读】:首先,从他们再上武当山的时代看,据史料,“麸子李”是明代正德年间人,真名是李述之,由此,可以认为,宋远桥等七人,再上武当山的时代,应在明代正德年间(公元1506—1521年),张三丰逝世的“卒年”是明代天顺2年(公元1458年){具体考证可参阅拙著《太极拳源流与发展研究》第187—188页}。二者相距约170年,张三丰已不在人间。所以,玉虚子不是张三丰,而是“言祖不言师”的托名。宋远桥不懂此规矩,原原本本照玉虚子的原话传给后人,也造成了“龙文”的误传。

按照考证后的观点,对宋远桥的上述语句,应改正如下:“宋远桥及俞莲舟、张松溪等七人再往武当山,于太和山玉虚宫见玉虚子,向玉虚子请益三丰传下的新功法(八门、五步),武当山是张三丰从洪武初,即在此修炼多年的发源地,张松溪、张翠山曾是张三丰的传人,其练的功法称“十三势”。七人请益后,月余而归。”

这样修改的依据是“传人宗谱”:“张三丰—某弟子—王宗—陈州同—孙十三老—张松溪--......王征南—黄百家”。其原有拳名是“十三势”,与宋远桥同上武当山的张松溪,也就是上述的张松溪,不是“二人”。宋远桥误将“十三势”为“十三式”,造成“源流支派论”的讹误。

    【商榷五】:“麸子李”是张三丰的关门弟子李性之,不是李道子的传人。

“龙文”的“太极拳五大派”中,把“麸子李”列为李道子的传人。其依据就是宋远桥的“源流支派论”。但是“源流支派论”也有讹误,它把明代的“麸子李”视为唐宋之间的“夫子李”(李道子)。前人的讹误,就引起后人的错误。“源流支派论”的原文,已在本文的【商榷二】全文引出,读者可再次参阅。现将其中的“主要语句”略述于后。

“俞氏太极功,名曰先天拳,亦名长拳。得唐代李道子所传;李道子系江南安庆人。至明时,曾居武当山南岩观,不食烟火,第食麦麸,故人称为“麸子李”。又称夫子李”。  

“既云“夫子李”系唐时人,何以知明时之“夫子李”,即唐代之夫子李?”。

“余游江南泾县俞家,俞家太极功系唐时李道子所传,俞家代代相承,每岁必拜李道子之庐。至宋时尚在世。越代不知李道子所在”。

“嗣后,余偕俞莲舟游湖广武当山,见一道人,蓬头垢面。………对俞莲舟曰:“汝与俞清慧、俞一诚相识否?”莲舟悚然曰:“此皆余上祖之名也”。急跪曰:“原来是我之祖师。”

【点评】:李道子是唐末宋初的俗家武术师。他不可能活到明代正德年间。中间相距七百余年。原文也承认:“俞家代代相承,每岁必拜李道子之庐。至宋时尚在世。越代不知李道子所在”。此语表明,李道子于宋代前期已经去世。明正德年间,在武当山遇见的“夫子李”不是唐代之“夫子李”,应是另一个“夫子李”。因为“夫子李”的称呼,意思就是现代的“李老师”或者“李大师”。这样的称呼,每个朝代都不乏其人,很容易产生误会。原文已经说明,武当山遇见的“夫子李不食烟火,第食麦麸,故人称为麸子李,又称夫子李。见人不语他,惟说大造化三字”。已经明确表示,武当山的“夫子李”就是专吃麦麸的“麸子李”。李道子是俗家人不以麦麸为食。这是显著的不同。据《张三丰先生全集》(即《三丰全书》)的“后仙列传”云:“正德年间(公元1506—1529年),有楚人李夫子,名性之,入武当修道;遇三丰授以丹法,后得正果。其言李夫子居武当山修道,以麦麸为食而辟谷,人称“麸子李”。由此可知 ,俞莲舟遇见的“夫子李”是李性之不是李道子。产生误会的原因,除了“夫子李”的敬称相通外,也许因为二地的方言差别而产生误会。李性之不会叫莲舟为“徒再孙”,可能方言不同,产生谐音的误会。宋俞二人上武当山的目的是拜师访友增进武艺。进入南岩观时,必向道友递交名片或介绍信,李性之据此早已推测到:“安庆俞莲舟”可能是安庆武术名家俞清慧之后人,并非是李道子才会提问根底。至于俞莲舟误认为是“李道子”,是因为对长辈要敬重,不敢问其姓名。故宋、俞二人只知道人是“夫子李”不知其真实姓名,以为遇见了“李道子”。

据此,可以确认,《授秘歌》的作者不是唐代李道子。最可能是李性之的先师张三丰。理由如下:

《授秘歌》的内容是以内丹修炼术为基础的太极拳内功修炼法。而内丹修炼术是张三丰所创造。由此而派生的内功修炼法,必然是张三丰所创作。李性之所处的明代正德年间,张三丰已经去世,他应该是张三丰的关门弟子。太极拳创建于明初洪武年代,太极拳内功修炼术早已成熟,此功法、此歌诀能传到关门弟子李性之手中,早就在三丰的前期弟子(如邱玄靖、刘古泉、孙碧云等)中普及。因此可以看出,《授秘歌》是在张三丰授内丹功给前期弟子,已经在道家内部流传,传到李性之已是末期,再由李性之传俞莲舟而传诸后世。按道家的规矩,传拳必是“言祖不言师”,授谱也应该是“言祖不言师”。李性之必以张三丰的歌诀传授。因为李性之一生没有流传任何著作,不可能是李性之或李道子的歌诀。

结语

宋远桥撰写的《宋氏家传太极功源流支派论》是一篇叙述“十三势”在明代传播的史料。对当前丞需解决“太极拳源流之争的结论”,有一定参考价值。因为掌握全国太极拳领导权的某些官人,丧失了“为民”和“公正”的立场,故意否定我国太极拳的明代历史和文化遗产,让虚假的“陈王廷创太极拳说”有一定发展空间,至今仍死灰复燃。因此,肯定“明代太极拳”的史料很有必要。但是,流传年代久远的史料,即使是真正史料,也难免有某些失真之处。研究者必须有“取其精华,弃其糟粕”的态度。本文在肯定“宋氏太极功”史料价值的基础上,提出几点商榷意见,也是希望与太极拳朋友们共同研究,追求真理,维护明代创立的“太极拳文化遗产”。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北京奥运太极拳冠军的追问:为什么竞技武术越来越小众下一篇:武当四重奏
热门阅读
注意:第八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延期为11月初
10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将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为规避人流出行高峰,经研究决定
赵幼斌泰国传拳迎新年
受泰国永年杨氏太极拳学会邀请,赵幼斌老师于2019年12月20日至2020年1月15日进行为期2
武当四重奏
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一踏入它的疆域,就被它无所不在,无远弗届的皇家气象所征服。在
借太极平台,传养生道法 ——点赞新作《108
《108式养生太极拳标准教程》已于近期由人民体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这是我相识多年
对《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的看法与商榷
《武当》杂志2019年第4期发表了龙勿用先生的长篇源流论文《宋书铭传拳谱解谜》(简称
    手机扫描二维码

QQ|手机版|小黑屋|Wudang Magazine Inc. ( 鄂ICP备13001712号 )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