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记我的祖父马玉堂

发表时间:2020-1-13 11:01作者:道无涯 阅读(310) 评论: 0马树深

导读: 我的祖父马玉堂,字子重,于1872年3月出生于河北省安平县子文镇马家子文村。出身武术世家,早年兄弟二人随家人习练戳脚,打下了深厚的功底。由于父母早亡,兄弟二人相依为命。1903年祖父来到新城县,巧遇同乡孙万顺 ...

马玉堂像

我的祖父马玉堂,字子重,于18723月出生于河北省安平县子文镇马家子文村。出身武术世家,早年兄弟二人随家人习练戳脚,打下了深厚的功底。由于父母早亡,兄弟二人相依为命。

1903年祖父来到新城县,巧遇同乡孙万顺,二人商议在北关开了一个饭馆,取名“万聚馆”,自此定居。在清代中晚期,当时北方地区兴起形意拳。“单刀李”李存义那可是响当当的,后来祖父拜他为师。李存义祖师也特别钟爱我祖父,悉心传艺,历经几十个寒暑。他勤学苦练,潜心钻研,在师兄弟当中是出了名的,尤其是以“青龙出水”之功傲视群雄——绰号“钻天猴”,并被编入《江湖奇侠传》中“小八侠”之一。这一切都得益于祖师刘奇兰悉心教诲指导,和师父李存义的精心传授。

晚清时,祖父在天津中国武术比赛中获得第二名的成绩,在清朝宫内演练形意连环剑与拳术得到慈禧太后与醇亲王的赞赏,醇亲王亲赐宝剑一把(我们在58年之前还曾见过那把宝剑)。清光绪末年,纵横京津一带有名的悍匪巨盗——康小八,此人干过杀富济贫的事,但更多的则是杀人越货,抢劫强奸的勾当,犯了许多大案。京城派人捉拿,却屡屡失手。因他性格狠毒,并有一支外国造的手枪,更传说轻功了得,故久未归案,此事惊动了慈禧,最终衙门请出形意大师尚云祥与马玉堂,二人联手面对持枪悍匪将其擒获,被清朝政府凌迟处死。

祖父年轻时,一次在芦苇丛中行走,由于脚下泥泞,芦苇又挺高,他用双手分开芦苇,突然一条“草上飞”绿蛇一下子缠住了他的双手,蛇头直冲他脸面上来,情况万分紧急。祖父一张嘴一口把蛇头咬了下来,以常人难以想像的精神气质与胆量,躲过了一劫。

祖父与尚师爷、孙师爷结拜金兰之交后,三人常一起切磋技艺。他们是下了大功夫的,都是在闻鸡起舞前,深更半夜时就开始练功。原来是穿着衣服练,后因三人的功底深厚,对练时互相必有接触,这样衣服常被抓破,他们只能脱掉衣服练,天亮后三人的身上、胳膊上都是斑斑血痕,俗称“捋春”。

有一年,孙禄堂师爷的一个徒弟,膀大腰圆,自认为学的不错了,在尚师爷面前非要比试一下。尚师爷用眼看了看,说了句“嫩着那。”别的徒儿也齐声说此人练的真好。说话间,那人真在尚师爷面前比划上来。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尚师爷一出手,一把就抓在了那人的肋叉子上,高高举起丢到地上。在场的人个个目瞪口呆,没看清楚用了什么招,人已被举起丢在了地上。真生气的尚师爷还是那句话“嫩着那!”为这件事,二位师爷闹的挺不愉快。事后我祖父出面做东,为二位师爷劝说和好。

祖父生性刚直不阿,路见不平拔刀相助。1897的夏天,祖父到定兴县访友,途经满清军机大臣鹿传霖的府邸,见到鹿府家丁鞭打百姓,心中甚感愤怒。于是上前呵斥,众家丁见祖父身高不足五尺(1.65米)嫌其多管闲事,便挥鞭围而攻之,一通拳脚之后,祖父闪展赚腾挪,声东击西,众家丁已七八人倒地,鹿府丁首见状恼羞成怒,抄枪向祖父背后猛的一扎。在枪尖即将刺及时,祖父突然腾空而起,身体随即在空中旋而相向,紧接着一发劈掌,将丁首劈翻在地,动弹不得。一时间众家丁及围观者瞠目结舌。原来情急之中,祖父使出“青龙出水”绝招,故而出奇制胜。祖父虽然被拿下,但此事引起民愤,官府不敢判他重罪。为维护鹿府的面子,最后决定将祖父锁在鹿府门前石狮旁示众。由于此事,他反而在定兴一带名声大起。

祖父青壮年时期,正是晚清政府腐败无能,备受列强欺凌的年代。有生活在最底层的中国人不甘屈辱,奋起反抗,他们以武会友,秘密结社。189810月,山东冠县梅花拳掌门闫书勤率众成立了义和团。他们焚教堂,驱教士,除恶霸。拉开了一场反帝反封建的义和团序幕。第二年义和团运动发展到河北,安平县拳众纷纷响应,由形意门发起成立了安平义和团。由于武功出众,又粗通文字,祖父被推举为坛主,尊称义和团大先生。1900610日,接义和团总坛号令,为阻止英军进犯北京,祖父率众参与扒铁轨,拆枕木行动,以破坏京津铁路。他们冲击黄林、廊坊、安次、落垡等车站,切断京津电话线,沉重地打击了英军的嚣张气焰。祖父身先士卒,挥刀冲锋在前,面对洋枪洋炮毫不惧色,直杀得英军抱头鼠窜缩回天津。此战中祖父也身负重伤,肠流体外,令人目不忍睹。历时三年的义和团运动,最终被腐败的清政府镇压。祖父参加大小战斗几十次,负伤数处,可谓伤痕累累。义和团运动失败后,祖父于1902年来到定兴天宫寺,住在一家客栈中。一天夜里,来了一伙土匪到天宫寺抢劫,祖父听到响声到屋外查看,见土匪正在抢劫财物,急忙上前阻止,并与土匪打在一起。最后土匪被打跑,客栈保住了,客商及邻居们安全了,大家非常感激他。后来,祖父落户新城县北关定居后,店家还经常到新城北关来看望他老人家。

1903年,祖父定居并开办了“万聚馆”。自此他一边做生意,一边还继续练武。他武功深厚,生性耿直,待人宽厚。在河北、安平、定兴、雄县、固安等地名声很大。李魁元老先生的得意门生。同门师兄孙禄堂当时在定兴一带传授拳术。经常在定兴、新城一带走动。与此同时,又与大师兄尚云祥相见。三人相见恨晚,切磋技艺,并结为金兰之好,自此尚云祥、孙禄堂、马玉堂为三兄弟,江湖人称“三猴”:赛马猴——尚云祥,赛活猴——孙禄堂,钻天猴——马玉堂。祖父他们同时被编入《江湖奇侠传》中的小八侠之列。民国初年李存义祖师在天津开办“武士会”,并举行全国武术表演赛,祖父的形意拳得到了在场同仁的一致赞扬,并荣获了这次比赛的“优胜奖”。在那时期慕名前来投师求艺人员众多,前来挑战的也不少。有一定武功基础又可调教的,祖父还是来者不拒。他一心扑在形意拳的普及推广上,不仅自己身体力行,还谆谆告诫弟子们刻苦学习,从不保守,传艺到底,千万不要练成花架子,并提倡艺德并重。据祖父关门弟子回忆,他在年近古稀练功站桩之时,还可以两腿各站一人,两肩头胳膊上各站一人。一趟崩拳十里地,他的三步功夫基础真可谓功夫至深,令人佩服。跟他一起练功的没人敢偷懒,因而也造就了一大批武术人才。祖父不是轻易就收谁为徒的,须有相当的功底,还要人品好。以雄县昝岗高兴庄的高振东拜师为例,其自幼习武,身高马大,有把子力气,在码头上“扛大个”,别人肩头只能扛一个,他除了肩头扛一个,双手还能够在腋下各夹一个。由于太重,有时能把跳板踩断了。他肩上扛着东西,腰间钱袋里“铜子”散落在地,能扛着东西弯腰去捡“铜子”。别人说:“你把东西放在地上捡多好!”他却说:“那多麻烦呀!”真是硬汉子。当年,他听说了我祖父,并找上门来要拜师。但他耿直的性子出言不逊,祖父就试探他说:“你能搬动我的腿,再讲收你。”高振东心想:“就你这小个子别说搬腿了,就是把你摔出去也是小菜一碟呀!”开始一搬没动,用力一搬还没动,使出混身力气仍然没搬动。这时,高振东心里就发毛了。当时正是隆冬时节,祖父说:“你在冰面上能劈个叉我就收你。”高振东咬牙劈叉,快与冰面平行了,这时他裆下有血了,祖父一看是块料才扶起了他,并把他带回家上药养伤。此后,他跟我祖父一直努力学了三年多的时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得到了真传。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高振东师伯来到中央国术馆任武当门门长,期间与少林派门长王子平竞技打擂,结果几招过后取胜,获得“银墎奖杯”。事后,王子平都心悦诚服。

在祖父收认的众多弟子中,朱殿发是一位可大书特书的徒弟。朱师伯为人憨厚、忠诚,又特别幽默,又肯下苦功,别人一个动作练百遍,他能练千遍。祖父对他及他的孩子特别关照和辅导。其子朱国福、朱国禄、朱国祯、朱国祥是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威震武术界的“朱氏三雄”、“朱氏四虎”。1923812日,在上海法租界巨艾达路国际竞技场,在数位高手落败于俄国拳击家“裴益哈伯尔”后,在身高、体重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朱国福毅然立下生死文书。仅四个回合,裴益哈伯尔被击倒,未能起来。台下观众欢声雷动,宣泄激情,据说现场地板都被跺垮了。赛后世界拳坛惊呼“怪拳”,大涨了中国人志气。事后,朱国福对圈内人说:“我这是得师爷形意真传,深悟内功大道,七体并用,将其融入拳击技法,真正是头头建功!甚至连裴益哈伯尔自己都没搞清楚是怎么被打败的。”朱国福是中国第一个正规报纸报道打败国外拳手的第一人,也是第一个在中国引进和发展拳击运动的,是世界上成立女子拳击队的第一人,称得上是“中国拳击之父”。

祖父弟子众多,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祖父的徒子徒孙在全国很有名气,人称马派形意拳。1928324日,中央国术馆正式在南京成立,祖父的徒子徒孙几乎全盘进入中央国术馆任职。馆长张之江将军也特别看重他们,特题写馆训“闻鸡起舞、振刷精神”八个大字。聘请高振东师伯来国术馆任武当门门长,聘请郭孟申师伯任国术馆形意八卦掌武师,聘请朱国福任国术馆教务处处长(少将),我父母更是国术馆的出名教官。祖父去南京时,馆长张之江将军亲自给他送来蒋中正书写的“一代宗师”、“为人师表”两块匾额,可惜失落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祖父与尚师爷之间也有过一段有趣的经历。有一年,一条汉子来到祖父开的饭馆,进门就喊谁是马玉堂,祖父出来再三叫来人报上姓名,此人就是不肯言明,只说要领教。祖父走出柜外,此人就气势汹汹出手便打,祖父被迫接招,你来我往,几招后祖父得机用头把他顶倒。此人跌倒后脸色大变,随即便走了。后来,听说此人回家后一病不起。不久尚师爷来了(当时他们也没见过面),进门还是找马玉堂。刚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动起手来。几个回合后,尚师爷一掌下来,祖父左臂上的衣服被撕成条状了。祖父还击,尚师爷右臂头的衣服也被撕破,此时祖父左胳膊有五条血印,尚师爷右臂上有五个手指血印,几乎同一时间,两人同时住手,都觉得对方确有真功夫,不能再打下去了。原来是尚师爷受李存义老先生派来想“报仇”的。原来前面上门来的人是李存义的弟弟。 

其中,徐步云当时是中共地下工作者,经常住我祖父家,边学武边摸敌情,新中国成立后任毛公寿区区长。田景山在解放上海时参加了保卫上海发电厂的任务,退休后享受100%退休工资待遇。郭孟申之子郭振亚2011年获得非物质遗产郭式八卦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1957年祖父85岁高龄,见众门生前来贺寿,欣悦至极,即兴演练形意拳时,仍然脚如鸡步,悄然无声,脚行于地而铿锵有力,练后不嘘不喘,神清气爽。众人兴趣盎然,也抓紧机会纷纷在祖父面前行走一番,祖父还会不时点拨一二,其乐融融。

19594月夏季,祖父身体有恙,不想吃喝,也不吃药,他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久便去世,享年88岁。由我母亲赵飞霞和我大哥等亲属护送回老家新城县北关入土为安。凡当时健在的徒子徒孙们,排队前往送行,场面很壮观。

2019年是祖父诞辰147周年,孙辈们为了怀念他老人家,特撰文纪念,以此缅怀。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武当松溪传人扬威昆仑决——武当松溪派传人王进访谈下一篇:大风的太极人生
热门阅读
注意:第八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延期为11月初
10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将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为规避人流出行高峰,经研究决定
道家文始派述真
前言:余之父师宁式和,号象理,世居陕西,生于清末戊申(1908)年,民国年间曾任教于
李亦畬《太极拳小序》考释
武派太极拳第二代宗师李亦畬的《太极拳小序》,是太极拳源流的一篇重要文献。然其不同
衷心的敬佩、永远的怀念——回忆追随林肇伦
今年3月20日,是林肇伦老师逝世一周年的日子。先生在武林这块土地上兢兢业业,耕耘了
勤练太极拳可增强心肺功能
  连日来,全省各行各业已陆续复工,但这并不意味着疫情已经结束,做好防护工作、提
    手机扫描二维码

QQ|手机版|小黑屋|Wudang Magazine Inc. ( 鄂ICP备13001712号 )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