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传统武术能不能打”是个伪命题

发表时间:2018-7-30 17:58作者:wudangzazhi 阅读(296) 评论: 0童旭东(北京)

导读: 上篇    传统武术是个泛概念,技击能力是其中一义。由于1956年开始反“唯技击论”,政府以行政手段禁止开展传统武术的技击竞技——不仅在国家竞技比赛中取消传统武术的对抗项目,同时也禁止民间开展实战技击活动, ...

上篇

  

传统武术是个泛概念,技击能力是其中一义。由于1956年开始反“唯技击论”,政府以行政手段禁止开展传统武术的技击竞技——不仅在国家竞技比赛中取消传统武术的对抗项目,同时也禁止民间开展实战技击活动,直到1979年才逐渐恢复。但此时的传统武术技击能力已经完全不能代表清末民初时期传统武术的技击能力,很多高效的训练方法已经失传。所以,不同时期的传统武术不具有相同的能力,也不具有相同的内涵。

  所以,“今天的传统武术能不能打”只是今天存在的问题,而不能延伸为以往的“传统武术能不能打”。此外,即使同一时期的传统武术在不同门派、不同传人之间,就其技击能力而言,差异化也甚大,不可同日而语。如1929年浙江、上海先后举办的具有全国性质的擂台大赛,南派拳手无不一触即溃。最后获得优胜者,除马承智(皖北)外,几乎皆是出自河北、山东的拳手。同样,如果某个练传统武术某门派的人不是这个门派挑选出来的,那么他能不能打也只是他个人的问题,不能以他个人的胜负来断定这个门派能不能打。以上所言是基本的逻辑常识。

  那么清末民初时期的传统武术能不能打呢?

  有人举出当时一些中国拳手挑战泰拳失败为例,力图说明当时的传统武术也不能打。

  那么当年那些挑战泰拳的中国拳手都是些什么拳手呢?

  有人说有史可查的中国武术挑战泰拳的最早记录是1921年鹰爪拳名家陈子正挑战泰拳名将乃央,结果仅仅三招,子正就被乃央踢中下巴而昏倒。这一说法的依据是根据坤青(即徐家杰,祖籍广东台山。香港拳击总会主席,曾担任香港廉政公署执行处副处长)在《泰国拳》一书中的披露。但经查坤青在《泰国拳》一书中披露的被乃央踢昏者是子正,并没有注明子正就是陈子正。不过这一时期确实有陈子正在东南亚一带活动的记载,但究竟这个子正是否就是陈子正,目前尚无更确切的证据(笔者按:即使这个“子正”就是陈子正,也不能说代表了当时中国武术的技击水平,因为在1928年国考上,陈仅通过了预试合格,此外在当时国内有代表性的几大国术馆里也没有任职)。

  除了这个“子正”之外,这一时期曾有几个琼籍(海南)和福建籍的拳手挑战泰拳拳手,未有胜绩。但同样在1929年杭州、上海两次徒手擂台赛上,南方拳手与北方拳手交锋,南方拳手(包括福建籍拳手)溃不成军,一败涂地。由此可知当时南方拳手的水平远低于北方拳手,他们不敌泰拳并不能说明当时中国武术的技击水平不及泰拳。这几位琼籍、福建籍拳手代表不了中国武术。所以说从1921年开始就有记载中国武术挑战泰拳未有胜果,此乃无稽之谈。

  事实上,当时中国国术界对外关注的国家是日本、苏联、美国和菲律宾,泰国当时称暹罗,尚没有进入中国国术界的视线。这从张之江率领中央国术馆的教师访问的国家可做佐证。

  当时张之江带团重点访问的国家就是日本,引入的技击技术也是日本的劈剑(剑道)、柔道和刺枪以及从英美俄及菲律宾等国引入的西洋拳击。张之江率领中央国术馆教师及学员访问东南亚时,访问的地区是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当时隶属马来西亚),没有去泰国。所以,中国武术及国术界在抗战前不存在挑战泰拳一说。此后,中国大陆战乱不断,中国国术界更不存在挑战泰拳的行为。1949年到1955期间中国大陆也没有组织过武术与泰拳的对抗性比赛。1956年后,中国大陆武术界掀起反“唯技击论”运动,禁止一切武术的对抗性比赛,直到1979年才开始解禁。所以在1979年以前根本就不存在中国武术挑战泰拳这回事。

  这一时期,只有香港地区一些习武者去泰国参加赛事,但香港地区习武者的技击水平不能代表整个中国武术的技击水平,他们不仅代表不了大陆武术的技击水平,连港澳台这三个地区武术的技击水平也代表不了。1955年台湾举行首届台港澳国术擂台大赛,总冠军是台湾的张英健,张英健是从大陆去台湾的中央国术馆教师。在台湾举行的第二届台港澳国术擂台大赛上,代表香港的咏春拳拳手黄淳梁在第一轮就被台湾的吴明哲打下擂台,并被担架抬走而遭淘汰。由此可知香港武术的技击水平在20世纪50年代即使在港澳台这三个地区也不具有代表性。因此把一些不具有代表性的传统武术练习者去泰国参加泰拳比赛一事,说成是中国武术挑战泰拳,显然言过其实。所以,在1979年以前所谓中国传统武术挑战泰拳完全是个伪命题,事实上没有发生过这回事。

  如果硬要说中泰搏击何时开始,那么20世纪80年代才出现的中国现代散打与泰拳的对抗算是起始,只是这种对抗在某种程度上是规则的对抗,胜方更多的是取决于竞赛采用的规则。从更接近实战的角度看,从搏击限制程度上衡量,即使是今天中国顶级的职业散打选手也没有达到泰拳顶级选手的水平。但是今天只代表今天。

  前面谈到当年张之江曾带队访问过日本,期间张之江深感日本柔道、剑道在训练方法上的规范性与系统性,可以说具备了现代体育的训练模式。在对抗性交流中,张之江提出以中国式摔跤的胜负规则为标准,即身体除双脚外,其他部位触地为负。在杨法武与日本柔道职业选手的交流中,杨法武连胜三场。但这同样也不能说明杨法武的摔法就高于日本选手,因为各自技术针对的胜负标准不同,习惯也不同。后来张之江把杨法武和郭世铨留在日本学习柔道,这也不能说明中国的摔法就不如日本。

  此外,国术家肖德全在随褚民谊去日本访问期间,曾与日本职业剑道手交流,交流的方式既非中国短兵规则,也非日本剑道规则,而是采取欧洲击剑的重剑规则,结果肖德全三战全胜。但同样也说明不了什么。

  作为全方位格斗,中日双方孰优孰劣呢?当年曾有一次未遂比赛,就是在浙江举办的国术游艺大会,根据当年《民国日报》的记载,这次大会宣传准备了半年多,因此日本领队佐藤带领数十人前来,欲参加擂台赛。当时进入前26名的青岛国术馆教师、太乙拳高手高守武公开宣称放弃前26名之间决赛,只准备与日本选手比赛。后来日本选手看到比赛残酷,没有拳套、没有护具、不分量级、禁止动作只有四项:挖眼、掐喉、抓阴和击太阳穴,慑于比赛的激烈残酷,日方决定放弃参加。当然,既然当时没有比,就不能下结论说日本的全方位格斗不如中国。同样也没有理由说中国不如日本。

  事实上,就那个时期全方位的职业格斗水平而言,两国之间没有举办过代表两国水平的正式的竞技比赛。两国职业拳手之间虽有过交流,但皆非正式比赛。所以,就当时中日两国的技击水平而言,除个别特别突出的传奇人物外,作为两国职业格斗的平均水平很难确定谁高于谁。

  因此,以当今传统武术的表现来讨论“中国传统武术能不能打”是个伪命题。

  至于“今天的传统武术能不能打”,这个也无须讨论,通过实践完全可以检验。但今天的实践结果只代表今天。

  我四十余年来游历各地,所遇者中能略知上乘技击之艺大概者,不过三五人而已,因时世之故,多隐而不出,知者亦不肯多言。其中技击技艺全面且有独到精妙之艺者,有支一峰、刘子明、肖云浦、阚春等,因与肖云浦先生失去联系,不知尚在世否,余皆驾鹤而去。然而支、刘、肖、阚等先生的技击功夫,在今人看来匪夷所思,其艺于技击之高效与高妙、练法之精深与独到,为当代世界各种竞技技击所未见、所不能及者。其余所遇、所见诸多拳师数以百计,其中最好的几位,其技击功夫勉强可及下乘,余者诸人名气虽盛、门徒虽众、段位虽高,然其技艺皆不入流。所以,岂能以近四十年来(1979年以来)市面上所见诸多研习传统武术技击者技艺不如现代搏击,就认为前人也不过如此?以今判古、以显断隐,此种认识实属夏虫、井蛙之见。

  有人惊讶于徐晓冬或以技胜或以言凌,几乎意欲横扫民间传统武林诸多门派这一现象。其实以我四十余年对民间武林的了解,如今这种现象早就是意料中的事。如今民间传统武术拳师的技击技艺不仅不高明,而且不全面,技能训练上缺漏多、效率低,训练方法前不接古人法要,后不及现代竞技训练手段。如某拳派讲究缠拿,但其缠拿技艺的技术层次很一般,都是常见的技艺,不过是顺力脆快的反关节技法而已。对于缠拿技艺的理解也甚浅。换言之,他们对缠拿技艺的特点及大部分技术内容还处于茫然不知的状态。然而一些媒体喜欢夸大其词,言过其实,全然没有底线,为了节目的收视率大肆制造声势,他们把这些很普通的技艺吹捧为什么“最强技击术”“最强格斗术”以博人眼球。这些媒体以及一些所谓的传统武术“名家”们对传统武术的见识浅窄,对高水平的传统武术技击不仅没见过,而且根本不了解。因此,当一些人听我介绍孙氏拳的技击训练方法后,观其议论,让人颇有“夏虫不可语冰,井蛙不可语海”之慨。其实就孙氏拳的技击训练方法而言,我所知者不过九牛一毛而已,但就这点东西,当今那些所谓的传统武术的“名家”“大师”们连听都没听说过。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武当长生功法——逍遥功下一篇:关于“武术与搏击”的思考
    手机扫描二维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