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进退顾盼皆无欲 掤捋挤按别有天

发表时间:2018-7-6 17:53作者:wudangzazhi 阅读(93) 评论: 0白英娥

导读: ——记杨式太极拳著名学者路迪民教授   在一本《杨式太极拳三谱汇真》的书舌上,有下面一段作者介绍:   “路迪民,1940年生于秦都咸阳,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专业无大成就,或因名、姓为八五十三画,不期而 ...

——记杨式太极拳著名学者路迪民教授

  在一本《杨式太极拳三谱汇真》的书舌上,有下面一段作者介绍:

  “路迪民,1940年生于秦都咸阳,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教授。专业无大成就,或因名、姓为八五十三画,不期而对八门、五步、十三势之太极拳情有独钟。师承赵斌、贾治祥老师。喜研练而艺不高,常体悟而道不深。好交友而不嗜酒,勤笔耕而厌空谈。重考证而忌武断,性顽固而防主观。被誉为杨式太极拳文曲星而不敢受。自勉曰:进退顾盼皆无欲,掤捋挤按别有天。乃练拳态度,亦人生态度也。”

  人们大概很少见到这样的“作者介绍”,谁又能理解这样的作者介绍?笔者作为路教授四十多年的同事、朋友和学生,也许能窥测其中一些内涵,愿与同道分享。

 

一个传奇式的人物

   

  提起路迪民,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老人无不知晓。他的从政生涯的大起大落,专业上的大器晚成,太极拳的造诣和影响,都有令人瞩目的传奇色彩。

  他,1958年从咸阳中学被保送上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建筑学专业,入学后又服从国家需要转入冶金系。大学二年级调干两年,担任冶金系团委书记。后又复学,担任学生党支部书记和学校武装民兵连连长等职。1965年毕业前夕,作为优秀三好学生,参加了第十八届全国学生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并合影留念。毕业时,党委书记亲自动员他放弃专业,分配到学校团委工作。

  “文化大革命中”,他一开始就受到冲击,后又阴差阳错地成了“造反派头头”,担任学校革命委员会宣传部长。继任农场场长、校团委书记、冶金系代理系主任(副处级)等职。

  他在黄河滩担任学校“五七农场”场长三年期间,开垦荒滩五千亩,每年收获小麦五十多万斤,油菜十多万斤。他自己也成为开拖拉机的高手,从他肩膀扛过的粮食不下二十万斤。在定量供应的情况下,学校给职工分面分油。人们吃到了多分的粮油,就想起路迪民。

  1977年,在清查“与四人帮有牵连的人和事”中,他又被打成反革命。被抄家,隔离审查一年多,在全校和各系大会上轮番批斗,并在校办工厂监督劳动和等待了四年。在化铁炉前,他用12磅的榔头砸碎了几十吨生铁。

  隔离审查期间,他给民兵小分队看守他的青年张鸣把初中到高中的数学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并和他一起收听广播英语。张鸣后来考上西安职工大学英语专业,成了援外工程翻译。他自己在解除隔离之后参加学校晋升讲师的英语考试,竟获全校第一名,传为佳话。

  说到太极拳,有人传得更神奇,说他在监狱里写了一本太极拳书。实际上,他是让张鸣给他买了本《乙组剑术》,在隔离室用一根短棍秘密练剑,后在解除隔离的劳动等待期间,开始向赵斌老师学太极拳,并逐渐成为著名的太极拳明师和学者。

  1981年,他的问题终于按“一般错误”结案,被任命为刚刚创办的附中校长。他任职三年,给附中盖起了高楼,调齐了教师,健全了设备,解决了职工后顾之忧。

  但是,在复杂的背景下,1984年,他按赵斌恩师“不忘韩退之,时刻想陶潜”的理念,决心退出是非之地,逃(陶)出名利之渊,潜入学术之林,坚决辞去了副处级待遇,解甲归田,回到冶金系任教,打算在课堂上“了此残生”。

  然而,这个在45岁“从头越”的半路先生,却在科技田园的耕耘颇丰。主编出版了《中国古代冶金与金属文物》等四本教材和专著,发表论文十多篇。荣获冶金部优秀教材一等奖、冶金部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西南西北十一省优秀科技图书二等奖。许多人求之不得的副教授、教授的头衔,不期然而然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也许有人要问,路老师的“反革命”问题是怎么回事?笔者曾经是“路迪民专案组”的成员,对此一清二楚。那是他担任系主任,给学生兼任“中共党史”课时,根据内部传达记录,将周恩来关于党内六次路线斗争的讲话整理打印了若干份,送给部分党政干部。周总理按照毛主席“要用自己犯错误的教训教育下一代”的指示,谈到自己在历史上所犯的一些错误,其赤胆衷情,令人荡气回肠。然而此事却被认为是追随四人帮“整周总理黑材料”,“反总理”。他的读后感,一首《满江红》词,也被作为反革命的罪证。全文如下:

  日有微斑,月常缺,光明磊落。美苍蝇,嗡嗡衔屎,原来混浊。喷泉流水清澈底,赤心涌血红似火。扬四海万古颂功勋,谁埋没?

  创新路,难无错,严剖己,多益获。读挚诚文字,肺腑依托。有鬼有谋无真理,无私无畏有对策。问骨灰撒掉作何存?人心索。

  批判者说,“日有微斑”是攻击毛主席,“月常缺”是攻击周总理。全国人民都把毛主席比作红太阳,你为什么只看见太阳上的黑斑?

  路迪民解释说,前两句话,取意鲁迅之语:“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究不过是苍蝇”(《华盖集·战士与苍蝇》)。这是说周总理在历史上虽有错误而光明磊落,把四人帮比作苍蝇。接着两句也取意鲁迅语:“从喷泉里出来的都是水,从血管里出来的都是血”(《而已集·革命文学》),比喻周总理的赤胆忠心。最后两句说周总理遗言把骨灰撒掉,是对付“四人帮”的妙策。而总理的伟大精神,却留存在亿万人民的心中。

  看看这个“罪证”,难道还用笔者对其“反革命”问题进行辩解吗?

 

太极缘与师徒情

   

  我问路老师:“你是什么时候、因何向赵斌老师学习太极拳的?”

  “我是1980年开始向赵老学习太极拳的。起因于家父身患胃癌,我听说气功能治病,想学气功。邻居后生说他们单位(西安缝纫机零件五厂)职工赵幼斌的父亲就是气功大师,于是协同拜访。去后才知道赵老是太极拳宗师,是太极杨家的亲外甥。既来之,则学之。由此便开启了我贯穿后半生的太极拳研习生涯。”

  对路老师,这也许是天意。太极拳是八门五步十三势,他的名和姓正好是八、五、十三画,他也以“八五山人”为道号。然其根本,却是“情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和为此而奉献的共同情怀,把路老师与赵斌老师紧密联系到一起,铸就了情同父子的师徒关系。

  1981年,路老师为赵斌老师拍摄、洗印了至今唯一留下的一套拳架照片和赵老与其子赵幼斌演示的太极拳用法照片。

  1984年,他在《武林》杂志发表了介绍赵斌老师的第一篇文章——《杨式太极拳及其西北传授人赵斌》,使赵斌之名传扬天下。慕名拜访者接踵而来。同年,又协助赵老给体委写申请,获批成立了“西安永年杨氏太极拳学会”。路老师是创会副会长。

   1988年,他趁湖北探亲之机,绕道丹江口,走进那创办不久的《武当》杂志社,送去《杨式太极源流辨》一文,对杨家祖传的“张三丰创拳说”及“杨禄禅创天下,杨班侯打天下,杨澄甫传天下”做了系统阐述。该文在1989年《武当》第1期发表,被认为是杨派传人突破禁区,为武当武术,为张三丰正名的重磅之作。

  1991年,他与台湾宋志坚先生多次联系协商,由“西安永年杨氏太极拳学会”和台湾“中华太极馆”在西安成功举办了首届“海峡两岸杨式太极拳交流大会”,这也是国内首次杨式太极拳交流大会,被评为陕西省当年十大体育新闻之一。

  此后,由西安永年杨氏太极拳学会主办的2002年“赵斌老师太极拳传人联谊会”,2005年“杨式太极拳西安国际邀请赛”,2015年“西安杨式太极拳国际联谊会”,路老师都是主要组织者和联系人。他也应邀参加了在大陆及港台举办的连续八届“杨式太极拳第五代传人联谊会”,受聘为《武当》《太极》杂志特邀编委,香港杨式太极拳总会、香港柔静太极拳研艺社、西安交通大学太极拳学会,以及永年、保定、承德、榆林、海南等地太极拳组织的名誉会长或顾问。荣获中国永年国际太极拳联谊会十一年回顾“功勋杯”等项荣誉。

  1992年,由赵斌、赵幼斌、路迪民合著的《杨氏太极拳正宗》一书,由三秦出版社出版。路老师原想以“整理者”署名,赵老写信说:“必须写赵斌、幼斌、路迪民合著”。该书内容宏富,学术性强,其“太极拳问答100条”“杨氏太极拳源流轶事”“太极拳经原貌考证”等章节,均有新颖独到之处,深受同道欢迎。2000年由北京体育大学出版社易名《杨氏太极拳真传》再版,2009年又出第三版(北京第二版),二十多年来畅销不衰。

  之后,路老师又主编、参编、整理出版了《杨式太极拳三谱汇真》《杨班侯嫡传太极拳》《武当赵堡大架太极拳》《中国赵堡太极推手》《八仙武功秘典》《杨式八卦太极拳》等专著七部。发表论文70多篇,并给《永年太极拳志》提供了大量资料。他还应《武当》之邀,执笔起草了2014年《首届中华杨式太极拳高峰论坛·丹江口共识》。这个“共识”,提请杨式太极拳当代主要传人讨论通过,成为杨式太极拳的重要历史文献。

  同在西安市,相距几站路,赵斌老师竟给路老师写过50多封信。信的抬头有“亲爱的我的第一副会长”、“超级副会长”、“最尊敬的衷心佩服而且深深感念的迪民校长”、 “文武状元郎”等。信眉上写有“依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已时”。“孙仲谋说,天以子敬赐我也。我,天以迪民赐我也。”其深情厚谊,刻骨铭心。

  路老师的另一位师父是杨班侯的再传弟子贾治祥先生。那是在1993年的正月初五,他趁学校放寒假之际,前往河北永年,向贾老师学习了杨班侯小架太极拳,并在《武当》发表《杨班侯太极拳架系列及其传人贾治祥》一文。同年六月,在路老师推荐下,贾老师携其子贾安树和弟子苏学文,参加了“第二届武当拳功理功法研讨会”。2012年,由贾治祥、贾安树、路迪民合著的《杨班侯嫡传太极拳》一书由山西科技出版社出版。次年,又辅以光盘,易名《杨班侯太极拳真传》再版,使杨班侯太极拳得以发扬光大。

   

冷板凳和大学问

   

  《武当》杂志前任副主编谭大江先生,曾给路老师的一个新年贺卡中题赠一副对联:“勘服板凳十年冷,更羡文无一句空”。

  “坐冷板凳”,就是要甘于寂寞、扎扎实实地做学问。不追求名利,不浮夸虚妄,不随波逐流,不畏惧权势。路老师说,这样的冷板凳,岂止坐十年,是要坐一辈子的。

  路老师在太极拳研究方面的许多成果,都是独树一帜,在学术上处于领先地位。

  1、对杨式太极拳的源流做了系统研究和记述。先后发表《杨氏太极源流辨》《杨禄禅陈家沟学拳考》《杨禄禅瑞王府授拳说》《杨禄禅卒年新证》《杨澄甫年表初探》《王宗岳蒋发考辨》《王征南墓志铭解读》等论文。其资料之丰富,考证之严谨,深得读者赞扬。如《杨禄禅陈家沟学拳考》,是归纳了八种说法而综合分析写成。《杨禄禅瑞王府授拳说》,是在久已流传的“杨禄禅瑞王府授拳”的说法被某些学者否定了的情况下,他综合吴图南、吴文翰、李派太极、杨式府内太极的有关资料,并参考《爱新觉罗家族全书》,有理有据的肯定了传统说法。

  2、对杨式太极拳的各代主要传人进行了梳理简介。在《杨式太极拳三谱汇真》之“传人谱”中,以30多个师门介绍了第一代到第五代的近200名杨式太极拳古今传人的简历和照片,构成第一部枝干清晰的中国杨式太极传承图。这些都是路老师在举办国际会议的交往中,由各师门亲自提供的第一手资料,具有极高的可靠性、权威性和史料价值。在2015年“西安杨式太极拳国际联谊会”上,路老师又组织编印了一本《薪火录》,取“薪火相传”之意,不但介绍了与会嘉宾和第五代传人,而且在第五代传人的推荐下,介绍了数十名第六代杨式太极拳传人的简历和照片,为后继传人的联系交流提供了方便。

  3、对太极拳经拳论的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社会上广泛流传的太极拳经、拳论,主要是王宗岳的《太极拳论》及《十三势歌》等五篇。但在不同著作中内容不一,且有不少难解之谜。如王宗岳《太极拳论》中的“此论”“以上”“察……之句”等语,显然另有所指。路老师根据姜容樵所著《太极拳讲义》之“乾隆抄本太极拳谱”,陈鑫所著《陈氏太极拳图说》之“杜育万述蒋发受山西师传歌诀”,经过综合研究,终于揭示了以“论”(拳论)解“经”(歌诀)的《太极拳经》的原始面貌,解决了长期存在的一些难解之谜。其《太极拳经原貌考》一文在《武当》1992年第1期发表后,当即引起一些学者的兴趣,认为是太极拳经研究的突破性进展。

  路老师还收集了太极拳界极少数人秘藏的“亳州老君碑古字谱”的几种版本。选其珍本,2007年在《武当》发表《“亳州老君碑古字谱”考释》一文,对太极拳养生实践提供了更高层次的修炼阶梯。

  在《杨式太极拳三谱汇真》之“拳械谱”和“经论谱”中,汇集了杨式太极拳械套路64种,经典拳论81篇。我问路老师是否有意拼凑了八八六十四和九九八十一之数,他说不是。是在写完之后统计的,他自己也发现竟然如此巧合,实乃“天成”之数。

  4、用现代科学知识解释太极拳原理。2002年,在《武林》发表《太极推手发人腾空的力学奥秘》,通过一个推手发劲的数学模型,导出了推手发人的计算公式和有利角度,揭示了寸劲、分劲的神秘面纱。2003年又发表《四两拨千运化良》一文,不但澄清了一些对于“力”“重量”等概念的糊涂认识,并通过计算推导,作出“四两拨千斤”的力学解释。

  2006年,在《武林》发表《迈步何以似猫行》,对于太极拳的阴阳、虚实概念进行了辨析,从实践和理论的结合上说明了“迈步似猫行”的科学原理。2008年,在《中华武术》发表《“有气者无力”别解》,对太极拳论中众说纷纭的“有气者无力,无气者纯刚”之语作出解释。由此引起在《中华武术》及《太极》杂志对此问题的连续七八篇讨论文章,是一次不会面的专题研讨。路老师最后又发表了总结性的《“有气者无力”再议》一文。

  5、对于《道德经》的深入研究。路老师研究了几十本《道德经》和《中国老学史》《二十世纪中国老学》等资料。他一直认为,老子的《道德经》是太极拳的传统理论基础,太极拳是《道德经》在武术方面的活样板。他在《中华武术》发表《读道德经,悟太极拳》一文,为大家从更高层次理解太极拳原理提供了入门之路。

  在武当“2016老子大道与养生内功研讨会”上,路老师提供《老子“道德经”第一章别解》一文,并做了大会发言。这篇论文,广征博引,逻辑严密,有不少深刻独到的见解,一些大学哲学教授读后也给予高度评价。

  在201711月的“三亚南山第二届世界太极文化节”上,路老师提供的《老子〈道德经〉与太极拳》一文,在200多篇大会论文中荣获四个一等奖之第二名。

  6、对传统武术遗产的挖掘整理。路老师与赵增福合作,对赵堡大架太极拳的源流、技艺、拳论进行了挖掘整理,1995年出版《武当赵堡大架太极拳》(陕西科技出版社),2003年出版《中国赵堡太极推手》(世界图书出版西安公司),路老师都是“整理者”。

  对杨式太极拳,在杨澄甫师门之外,挖掘整理了杨班侯太极拳架系列,2012年出版《杨班侯嫡传太极拳》(贾治祥、贾安树、路迪民著,山西科技出版社)。又对曾经断言失传的“八卦太极拳”进行了挖掘,2018年出版《杨式八卦太极拳》(李随印著,路迪民整理,人民体育出版社)。

  路老师的师兄王广璘,少年时代曾在西安湘子庙跟一个老道学了一套道教功法,包括“八仙浑元掌”“湘子挂箫十三势”“八仙杖”等。经过考证,这竟是西安“万寿八仙宫”在清末失传的一套独门武功。在路老师支持下,这套武功在西安永年杨氏太极拳学会得到广泛推广。2014年,由王广璘、路迪民、黄抗美所著《八仙武功秘典》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路老师还在陕西榆林、河北承德分别举办了“湘子挂箫十三势”学习班。

  7、对张三丰历史的考证。张三丰被杨、吴、武、孙、赵堡几大传统流派太极拳尊为祖师,然其历史虚实杂糅,扑朔迷离。在学术界,有人因其扑朔迷离而否定其存在,有人兼收并蓄而夸大其神奇。路老师研究了《张三丰全集》,以及黄兆汉先生按其博士论文扩充编著的《明代道士张三丰考》,又查阅《辞海》《辞源》《四库全书》《黄梨州文集》等资料,先后发表《张三丰概说》(《太极》20006期)、《“王征南墓志铭”解读——兼论两个张三峰(丰)之别》(《武当》20121-3期)、《老子、孙子和张三丰》(《武当》20145-7期)、《张三丰生卒年代再探》(《武当》201611201712期)等文。从大量素材对比中,取其实而辨其虚,对张三丰的生平及生卒年代作出了较为客观的判断。

  8、拳艺的继承和发展。路老师不仅对太极拳源流理论的研究有突出贡献,对太极拳艺也精益求精。他遵循赵斌、傅锺文老师“我们没有资格更改三姥爷(即杨澄甫)的拳”的教导,忠实保留了赵斌老师原汁原味的架子。在此基础上,他对杨式太极剑又增加了长穗的运用,其演练风格更见潇洒。因为杨式太极传统套路没有棍术,路老师把道教武功中与太极拳特点一致的“湘子挂箫十三势”(短棍)和“八仙杖”(长棍)作为杨式太极棍术的补充。他还参考各种春秋大刀套路,并请益于西安体院杨宝生教授,经过近二十年的琢磨,自编了一套“杨式太极大刀”,丰富了杨式太极的器械宝库。

  杨式太极大刀套路,按照传统武术惯例,用十六句口诀贯穿,高雅和顺。全文如下:

  起势撩刀进单鞭,怀中抱月虎推山,风卷荷花意气连,回扎斜劈六月寒。

  闲庭信步傲霜立,大鹏展翅舞翩跹,哪吒探海显神威,倒撵猴势退为先。

  推窗望月清风起,老君骑牛过函关,狮子滚阵首尾应,巨龙翻身震宇寰。

  嫦娥奔月舒广袖,拄刀七星风摆莲,左顾右盼求中定,气固神凝葆永年。

 

“陕西冷娃”与“正义大炮”

   

  路老师在给一个同乡的著作写的“序言”中说:“我们秦人被称为‘陕西冷娃’。电视连续剧《大秦帝国》中‘赳赳老秦,共赴国难。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的精神,杜甫《兵车行》‘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的诗句,就是我们陕西冷娃的血脉禀性。这种禀性,在冷硬中有深爱,在倔犟中有顽强,在愚钝中有忠诚”。路老师也是这样,他认定要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这种禀性在太极拳研究上的突出表现,就是在学术界有广泛影响的对“张三丰创拳说”的深入解读和“顽固”坚持。

  杨式太极拳面世百余年来,始终以张三丰为太极拳祖师。不少人还认为张三丰只是太极拳的“中兴者”或“集大成者”。然而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唐豪认为“这类拳家的著述内容,几乎无一不含有贼人思想的毒素”(唐豪,《太极拳之根源》)。他经过“考察”, 把“发明太极拳”的桂冠加在了河南温县陈家沟陈王廷的头上,并给杨、吴、武、孙、赵堡各大太极拳流派强加了一个祖先。顾留馨继承唐豪的衣钵,打着“反对迷信”,批判“神仙造拳”的旗号,致使张三丰创拳说成为禁区。

  路迪民老师仔细阅读和研究了唐豪、顾留馨、徐震、吴图南、陈微明、杨澄甫,以及陈家沟的陈鑫、陈子明,赵堡镇的杜育万等人的有关著作,他发现:

  在陈子明给唐豪和徐震提供的陈氏拳械谱《文修堂本》和《两仪堂本》中,前者只有五套“捶”和一套拳势总歌;后者才将“头套捶”亦称“太极拳”或“十三势”或“十三摺”(详见徐震《太极拳考信录》)。唐豪却把它改头换面,说陈家沟的“太极拳有二套:一套叫作长拳(拳势总歌);一套叫十三势。十三势又分作五套”。其偷换概念之术昭然若揭。(参见路迪民《疑古思潮与唐豪的太极拳考证》,《武当》2002年第10期。以下未注作者的篇名均为路迪民著)

  《陈氏家谱》中“陈王廷”名旁的“陈氏拳手刀枪创始之人也”的“旁注”,唐豪认为是乾隆十九年“最可信的史料”,也是唐豪断定陈王廷创太极拳的核心证据。路老师查明,这些“旁注”原来是给唐豪提供家谱的陈森所为。陈森在家谱的25个人名旁边从陈王廷一直“注”到上世纪20年代的陈鑫,并在家谱后写有“森批”二字。然而陈森的“旁注”只字未提“太极”二字。(《陈氏家谱“旁注”考》,《武林》1996年第4期)

  赵堡太极拳有十几代传人的连续记载。唐豪却说赵堡拳第七代传人陈青平是由陈家沟招赘来的女婿,创编了陈式太极拳“新架”,从而给陈沟、赵堡传人之间造成严重对立情绪。(《陈清平身世考略》,《武当》1996年第5期)

  杨式太极拳与陈氏拳风格迥异,是因为杨禄禅向陈长兴学的不是陈氏拳,而是由张三丰所创,王宗岳传蒋发,蒋发传陈长兴的武当派太极拳。杨禄禅还曾得到武当高人传授。唐豪却给杨禄禅戴上“改革简化”陈氏太极拳的桂冠,从而把杨式太极拳纳入陈氏拳之“源”。李亦畬的《太极拳小序》和杨澄甫的《太极拳体用全书》,都写杨禄禅慕名投师陈长兴,到陈家沟学拳“十有余年”或“凡十余稔”。唐豪竟然说在四十岁之前已有三个儿子的杨禄禅“十岁卖身凡三十年,回到永年仍孑然一身”。其荒诞离奇,令人发指。(《杨禄禅陈家沟学拳考》《杨禄禅学拳又一说》《杨禄禅“卖身”谎言追溯》《武当武术传人上世纪60年代的三次抗争》)

  路老师早就感觉到,唐豪的考证动机与上世纪初的“疑古思潮”有关。但他对疑古思潮了解不多,不敢下笔。直至看到路新生2001年出版的《中国近三百年疑古思潮研究》,对唐豪考证的时代背景有了认识,才写出《疑古思潮与唐豪的太极拳考证》一文。后来又看到廖名春《中国学术史新证》之“疑古编”(2005年),进一步了解到疑古思潮与日本侵华舆论也有牵连。日本人白鸟库吉提出“尧舜禹抹杀论”,我国疑古运动的主将顾颉刚也说“大禹是条虫”。顾颉刚还提出“层累地造成的古史”的观点。鲁迅说:“他(指顾颉刚)是有破坏而无建设的,只要看他的《古史辨》,已将古史‘辨’成没有”(《鲁迅书信集》上卷,第594页。)。唐豪正是把自己主动置于顾颉刚的麾下,他在《太极拳与内家拳》的开篇就说:“近人著作,每言太极拳为张三丰所创。若用顾颉刚治古史之法,追溯其本源,则张三丰之历史,完全出于层累地编造而成。”唐豪不就是当仁不让、当之无愧的疑古思潮在武术界的代表人物吗!(《太极拳源流争论因果新探》,《武当》2007年第5期)。

  疑古运动把老子、孙武都“辨”成无,唐豪也把张三丰“辨”成无。“一时间,疑古学派几乎笼罩了全国的历史界,成为当时的主流学派”(刘起釪:《顾颉刚先生学述》)。究其原因,其中又有更深层次的考证辨伪的方法论问题。路老师在《“王征南墓志铭”解读》之“大学问家的考证陷阱”及《老子、孙子和张三丰》之“老子孙子及张三丰研究的方法论辨析”中,借今人之成果,论述了考证方法的真谛和教训,向人们揭示了“学问”为何物!

  当然,路老师只是否认唐豪关于“天下太极出陈沟”的论断。对于陈式太极拳的传承与发展,他依然尊重陈家传人的有关记载。

  路老师的争辩,也得罪了某些权威学者,然而却赢得广大传统流派传人的赞誉。他还针对《太极拳体用全书》出版中的偷梁换柱行为,针对某些人对杨澄甫、傅锺文的无端非议,针对一些虚假荒谬的理论,旗帜鲜明地予以驳斥。又对国家武术院组织创编的杨式太极拳段位套路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意见。有人说他是杨式太极拳的文曲星、文胆、活字典。太极少帅傅清泉却在一次与路老师的弟子联欢时说:“路老师不仅是杨式太极拳的文胆,也是个‘太极大炮’,是‘正义大炮’,他说出了很多人想说而不敢说、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话”。不过,路老师只承认一个称谓:太极拳学者。首先是学习者,其次才是研究者。

  “进退顾盼皆无欲,掤捋挤按别有天”,这是挂在路老师房间多年的自勉联。他处世低调,从不争名夺利,不自以为是。所谓“喜研练而艺不高,常体悟而道不深”,是自谦,也是鞭策。然其内心境界,却追随着北宋时期另一个“陕西冷娃”张载的著名信条: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注:本文作者为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杨式太极拳学会创会副会长,退休前曾任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工会副主席)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忆我的父亲蔡龙云先生
    手机扫描二维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