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炼精化炁第二转

发表时间:2017-9-22 10:05作者:道亦无道 阅读(149) 评论: 0

导读: 炼精化炁第二转心法:“五官浑同,凝神合炁,氤氲流旋,鸿蒙化精,命胎归田。”心法解析如下:下手兴工,耐住性子,调和身心,调息凝神,凝神调息,遂使五官之觉受浑同为一,唯留“神”之妙用。我之“神”不执于全身 ...

炼精化炁第二转

  心法:“五官浑同,凝神合炁,氤氲流旋,鸿蒙化精,命胎归田。”心法解析如下:

  下手兴工,耐住性子,调和身心,调息凝神,凝神调息,遂使五官之觉受浑同为一,唯留“神”之妙用。我之“神”不执于全身任何一处一点。整体关照,一体同照,自然而然和于全身氤氲阴阳炁机。全身炁机交感生化不息,河车初动,肾水涌流,自然渐入鸿蒙混沌,精自化炁,炁自归神,及至入于腹田。河车真动,真胎息初成,外呼吸渐断,本命之胎自归入下腹。

  此节修炼的目的是使行者体悟到“神”。进而知“神”,用“神”。下面分几个章节详细介绍此节功修内景,及火候细微等其它问题。

第一节:内景真机与微细火候总述

  (一)入手做功,耐住性子,调合身心。“一点”生起,身心俱入虚无,此时行者不可惊恐,需顺之自然,勿忘勿助,自然又于无知无觉中又一动,直觉一片清明空朗之气象充满一身内外,心内自性微生乐意,一念也不能生起,此即为性阳生也。性精露象也。元神觉知中,全似从内而生,非从外来。此时,我更需顺之自然,无念无欲保和此一清明气象。但切不可著它,留念它,逐又忘掉归入恍惚杳冥之中,此为正功初步之景,但因人而异或在其它景象,待到调养久久,精自化炁阴阳流转于一身内外,之后皆自然行正功心法。

  不久又自然入于虚无,从无知无觉中,忽的一“动”(实机动)(乃动与静之间也)现出一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吾人之一个完完全全的太极本体。本体一动生出一“觉”。我在此,当完全以此灵“觉”主宰一切,顺之自然行持正功心法,心神完全返归身中,自然一点炁机至会阴升起,顿时全身内外炁欲冲天,浑身融融泄泄,无可言喻。此时,唯顺其自然,观照于呼吸,顺之升降自然,而我中自有主宰,不随有形有象之炁机运转,待其炁之运化达到饱和之时,顺之自然,或行河车,或归入丹田封固,心意最后放下来入于丹田。照于此,神归入炁。

  此中一点微细动机自虚窍中生起及至全氤氲布满,丹经称此为命阳生,觉受中,好似从外而来。

  经过日夜之调养和钻查冥,则口鼻呼吸变得越来越微,而真阳充足,满于下田,自然一点炁机上冲,如上不能,则转入尾闾,运行任督二脉,经过河车运转的调和,身内阳炁渐趋入平和,不久八脉自然开通,炼采日久,内丹自可“生成”于下田。

第二节:微细火候

  应用总诀:“顺之自然,无执无失,功无间断,随修随忘,随觉随修。”切不可执于内景之气象,对一切内景和身体之运化,皆以平淡之心对待,以“虚静”二字应之。

  ①神动火候。所谓神动,即为性阳生,性阳之生,内景不一,因人而异,但总含有一股清明浩大之气象,其中一刻行者总可自然达至一念不生之境地,此乃真阳之精的作用初显也。对于修道炼丹之人,达此一境界很容易,但如何保持,则较难一点。此时,火候之掌握,关键在于顺其自然,继续保持我一心一念不生,凝神入虚,归入混沌的不知不觉中,性阳生时,最好不生出辩别之明觉心,则得其火候真旨矣。另有一法,此乃不得已而为之。神之初动,其自然作用有二,一种觉醒于身中;一种觉醒于身外。觉醒于身中则可行“凝神调息”之法工,顺最初之状态,清静之神合于呼吸之息,顺之气息之自然而不执,归入丹田合于虚无混沌,如果觉醒于身外,后天念头已生起,则也可急行以上调息之法,心自如如不动,却不可再生出一念去制止那已生“念头”。不去管它,顺呼吸之自然,使归虚无,一切奇怪功景皆不必去管。

  ②炁动火候,在平常之时或静坐之中,忽觉身下腹或海底之虚无窍内有炁上冲,此乃炁动也,此时我也是顺其自然,“勿忘勿助”,一念不生,后天身形却不可动,只保持住“炁动”之时“身心状态”,即使躺着,也不可坐起,我心身唯静而已。

  但是,由于一些行者炼性不够精纯,在炁机大动之时,各种人欲之情性(如恐惧、喜悦、明察辩识心、生理本能、下意识、潜意识)在炁机之激发之下必将显露和隐动,有甚者,神意飞扬,入于魔境,大事坏矣,不得已有一法子应用,其法如下:炁大动之时,我必奋提精神,以双目神光窥定大动之处,一意不散,但又不可用意太重,重又落入后天,乃是一“照”字诀,而我之元神真主人自坐镇夹脊中宫之虚无窍内(正对膻中之背椎骨空穴)主宰全局,但非是执守夹脊,乃是自然而然的心神,安放于此处之意,则绝不是有意的去执守此窍,如此,随之即可放松心神,入归虚无。

第三节:泥丸温养

  泥丸温养火候,神炁皆动,时至神知,神者,我之元神也,知者,真阳生起之时,自然神炁一体,运行周天,自然升入大脑泥丸,随后,我之心意停顿安放于泥丸宫内,似守非守,勿忘勿助,内想不出,外想不入,关闭五宫,混同为一,形身虚无,元神回光返于泥丸性宫,不久自然泥丸阴精化为甘露,下入口中,入于绛宫,我心顿变清凉,心性愈加清明。此乃一阴生起,活午时之妙用,三阴却是绛宫沐浴温养,此景实难用语言描述。

第四节:消阴秘诀

  有在刚入于神炁合一的边缘时行者开始昏沉,觉身内微有重浊阴炁和不通,神亦虽之昏沉,不能一意清纯了照,此时,行者可双目内视上丹田泥丸(非真的是看视,乃警觉于内也,以目为机警觉于泥丸)。不久神自清静,昏沉自除,此乃以双目之阳销烛泥丸之阴,又有一法,行者或者睁双目几次摄入天光(睁眼之时,不可分辩是何东西,不见形象,唯见天光,迅速睁眼,即刻闭下),昏沉自可消失,又接次入定行功,行以上之法,不可用意太重,意重则落入后天,贵在自然行之,乃自自然然,此景一到,迫你非如此用功不可也,行者修炼,未至此层,多望文生义,以为是有意识为之。

第五节:日常用功

  日常微细火候,日常之际或刚睡醒之时,无原因的心内忽的一“悟”,只觉前程往事世情恍然如梦,而我之本真随之显其作用,一念不生,内外空明,此亦为元精之露象。但切不可误会,此清明气象即为元精,不然,离道远矣,当于此时,顺之自然,凝神调息,不使一丝泄露,返观入身内丹田虚无玄窍,入归混沌,或者忽感心地清凉,恬淡甘美津液,顺之自然,送入下腹,凝神调息,神气合一,收归虚无,总之,采药始下手则有微意,过后皆是顺之自然,丹道大患为用念,丹道之炼精化炁贵于神返身中而炁自回再化炁,总诀云:“凝神为一,精而化炁,炁运周天。”

 

第六节:内火与外火

  内火与外火

  外火者,依行者在功中觉受而言,好似从外而来,观照上,乃粗相(非后天形象)之觉受,乃真炁大动之时的运用火候,如呼吸之往来,后天有相胎息之运化。火即神,用火即用神,用神则炁大动,此“大动”者即外火发生也,故外火乃武火之范畴,此武火能对肉身进行改变,神凝照入于炁(气)动之穴,称之为进火,同时呼吸也变得振作起来,神放得轻微,只微有照顾之意,则为文火,以上乃外火之说,河车之运转亦可属外火范畴。

  内火者,依功修中的觉受而言好似自内而发,不由外在原因引发,无形无象,完全无粗相之外在炁动感,全为意动和神行(非后天意议)。如心内忽觉,泥丸阴生,丹田意动,内火之运用之诀在于:“内想不出,外想不入,元神主宰,长觉长明”。丹经云:“但安神息任天然”此乃内火运行主宰其中而调停之所达到的效果。

  内者,元神之妙用法度;外者,胎息之开合升降运化也,需行者炼性精纯方可完全领会,内火者乃调布主宰之意,即“惺惺不昧,凝神入虚”,一般属温养沐浴之火候。

  外火者,炁也,呼吸运化之火也,内火者,元神之妙用法度也,元神长觉长明,不乱不昏,收神入内之虚无窍,即为内火旺,诀云:“我于此,唯只一灵炯炯,独照当中,内外浑化,有无不立”,不随形相之炁运转,则外之符火自然包涵全身,此时,我则顺其自然运神矣。

  内火者,炼性养性之火。等性地圆满此时从性地上“凝神入内”,则自然元精产,外之符生矣,凝神则炁聚,炁聚则精生,神为精之根本也。

  内火一旺,则必行外火以包裹之。外火者,呼吸之火,以呼吸包裹于外(呼吸乃是向内吹嘘,口鼻之呼吸只起到最初的凭依作用,过后全为内呼吸)。不使一点“内火”散失外,久之炁归入神,完全为内火,全无炁之运化升降开合矣。

  先以神合炁,神尽化炁,充满一身内外,此乃外火始旺之时,必需“元神惺惺不昧,凝神入内丹田”切不可随炁逐物,自然而然,“神返身中,炁自回矣”炁又归神。

  内火始生之初曰精,故以上为炼精化炁之深层奥秘和法诀,于此诀破也。

  丹经云:“精从内守,炁自外生”。内火者,养性之火,外火者,炼炁生发之火,内外一通,内火即外火,外火即内火,都为一神一炁之不同妙用也。

  内火者,一为自家元神的惺惺不寐,寂寂长明,收神入内,二为天地合为一神的一体同观之妙用,二者为一。

  外火者亦有层次:一为外呼吸之吹嘘运火。二为胎息之运用。三为河车之调和,造之极处,内外全通,神化精,精化炁,炁化神,循环不已,终达炁尽化为神,唯有一灵普照,一体同观。

  总之内火之法度在于:“长觉长明,凝神于虚,有无不立,合归无极。”外火之法度:“顺其自然运神”而已。

第七节:药之老嫩细微

  经云:“上药三品,神与炁精……三品一理,妙不可听。”故所谓药者只一“味”也,对于炼精化之层次而言,“药”乃虚无中一“一点”真阳之药,它即是,又是精,称作元精,对一于炼化神而炁言,药者乃“先天一炁”。对于炼神返虚而言,药者乃阳神之虚也,现专说炼精化炁之药。

  人得此“一言”生机且不使散失,则一瞬即可点化全身部分阴质,原先心难降者,因此“一点”自然而降,原先有病者,得些“一点”,病自然愈也。丹经谓此种作用为:“真铅炼已。”所以从对肉体和心身之改变和治疗而言,称之为上药,丹经喻为“水乡铅,真铅。”但切非某种东西和物事。

  如何得此“真阳”且不使散失,则需细辩火候,即丹经所谓老嫩。

  不老不嫩,达到中和,方可有用,其实火候之老嫩法则,只不过一“中和”二字,而口诀又在于“功无间断,一线到底。”

  1)下手之初,神气未能融和,身心没有入于混沌,此时称之为无药,如果此时停止行功,则称为无药,故需耐住性子,放下心头,功无间断,继续调和神炁,使之趋于“中和”。(2)虽入鸿蒙,但神炁未能完全融合,神虽基本入于炁中,但还是有一“微觉”之“我”存在。如在此时起一“明觉心”和它念,则其功行间断,此时虽有某种生机,但在此时行采药一法,则为药嫩,故需更加耐住性子,全体放下。“凝神于虚无,合炁于浩荡。”坦坦荡荡,混沌又混沌,调合神炁,功无间断,一线到底。(3)及至神炁完全打成一片,神完全归入炁中,行者入于混沌又混沌之中,形身浑忘。不久,从虚无混沌中忽的一“动”(非动也,乃静与动之间)。动而即“觉”。我急忙顺此灵觉,行凝神调息,顺之“一点”真阳之自然,我之神光注入阴跷一穴,自然而然,精自化炁,内火一旺,外之符火包裹周身,久之,精尽化炁,全身踊跃,无可言喻,待炁机充满一身内外之极盛之时,我则需顺之自然,运神入于内之丹田,“调息凝神”。此即不老不嫩之药及采药之“时至神知”奥秘,于此以揭示无遗,接后可行河车工法而进一步调和。(4)所谓药老者,即是混沌一“觉”之后,不能保持此觉,觉及它事,杂念飞扬,后天各种情欲及生理本能显现作怪,而不有继续保持“中和”,做到功无间断,一线到底,自然念动化浊,转化为后天,如不是备大丈夫大英雄之坚凝气慨而稍注意,其药必失,或者炁动之后,不知凝神入内和于呼吸,则药散于体处,或待其动变大,炁机极盛时,不知凝神收摄,和河车运转调和,则药必散于体外,甚至连本带利都去之,此皆为药老。在此初“觉”和“大动”过后,再来行工采药,则其景已先,先天化为后天,不可得也。

  若要完全做到不老不嫩,则需依仗平时行者精纯的性功,因在此虚无混沌炁生之时,人之后天智慧和辩别之神识全泯,自心不可能作主,只有在虚无一觉一动过后才算稍有把持,即使如此,也要依仗行者的智慧根基和静定功力。

  应该注意的是,先天炁发只在一息之间,时间极短,故采药过程只不过几息时间而已。故非是性功精纯者和具备大豪杰,大英雄之手段,则不可擒捉住,故丹经常有:“再砍秋筠节”之叹,一息不乱,自可夺天地之造化而透玄关精微。

第八节:河车秘旨

  河车有三,一为气河车,乃皮下气通或意通也,二为精河车,乃真阳之余炁运行督脉,三为金水河车,乃神炁合一真阳大药(水乡铅)穿骨透髓运行任督,金水河车者乃炼精化炁之真正河车运转,其间有六根震动之景发生,丹经或谓“大药”显象。

  (一)先说金水河车,通过不断的返观,内照和行神炁合一之法有精炼精和温养,做功不过一月二月,全身生机鼓荡,真阳充足,自然虚无混沌中,先天炁发,此时要一息不乱,擒促住,收归腹田,自然而然,真阳之全体大用现象,其大用之真炁,迅猛粗壮,如雷行天地,震动全身,其炁穿透骨肉,从海底之虚无窍中升起,过尾闾,上升督脉(非皮下气通,乃是穿透整个背椎骨,在中枢神经细胞之髓质中心的条形“细孔”内运行,人在童年少年,此一条长圆柱细孔是通畅的,到了成年,此细孔逐被神经灰质填满,充满阴质,尤其在尾闾,夹脊,玉枕三处关卡,阳炁无从通过,故修士唯有聚集真阳大药打通此条形细孔,以通大脑,才可复返青春)。过三关,入于泥丸,再穿过印堂,下入天池穴,此时舌抵住上腭天池穴,接下此炁,经喉管(丹经谓十二重楼),直入下丹田,再行观照凝神温养,归入虚无混沌。

  此段功修火候前面部分已解说清楚,口诀为:“顺其自然,惺惺不寐,一意窥定,以目为机,胎息运炁,内想不出,外想不入,闭合谷道(肛门)”。神合于炁,炁合于神,神领炁机,到得其炁入于泥丸,炁归入神,已无所谓药,药即神也,故丹经曰:“移神入乾顶”。此时,即为泥丸温养(前面部分已说明)。

  在河车运转过程中,同时伴随有各种内景,此因人因时而异,总之,其炁总是往上冲,最后炁化为神归入乾顶而全身动机转弱。

  河车运转乃是起到调和作用,进一步使神炁返归中和,如果不运行河车,则其真阳大药不能全部被我吸收,神炁极盛之时容易散于体,真阳之药之全体大用不能显露,或者说明行者真阳还不充足,但是,切勿认为那种景象及觉受和炁运即为真阳,此只不过为真阳的作用也,如果在那里认为或者暗暗的想自内景中找出一点什么“真阳”之物和东西出来,则离道远矣,更违背“顺之自然,一念不生”之旨。

  丹经常谓沐浴,何谓沐浴?即,其炁不动,忽归虚无,不知消于何处,则我神也随之不动而放松休息,保持一意清纯,此即叫“沐浴”;或真炁融融泄泄薰蒸身内外,我心清静,一意清纯也可称为沐浴,炁不动之时,我神也不动而休息叫沐浴,炁动之时,顺之自然,提起精神,加强神意,以助运行,总之,绝不可违反此先天之机,沐浴要诀在于:“一意清纯,放松休息,无象薰蒸,心虚意静”不可加强用神,更不可忘掉一切而归入顽空。

  最后入归丹田封固火候,我神放得极轻极微,任其丹田胎息天然运转,神居安于内,光照不离,真息来往于心下肾上之间,外呼吸遂断。只有内炁在橐龠管中运转,我心身全体放下,任之天然,神归炁,入归混沌。

(二)精河车,精河车乃真阳之余炁运转河车也,此是真阳之全体大用未完全显露,此乃药嫩之时的炁至而神未全。我不要管,任之升降,功无间断,继续调息凝神行正功心法,在此混沌边缘可能更有其它异景出现和魔障干扰。此时更加不必管,皆收回“虚无混沌”为要,及至浑沌又浑沌方可大药发生,生而采之,不使散失,方可运行金水河车。

(三)气河车,乃皮下气通或意通,神炁未能合一,虽初入静定,但神炁实未打成一片,此乃无药之时,此时如有粗相之形气运行任督,是为气河车,实后天气,更加不必去管。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炼精化炁第一转下一篇:炼精化炁第三转
    手机扫描二维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