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李亦畬《太极拳小序》考释

发表时间:2020-4-26 17:27作者:道无涯 阅读(851) 评论: 0路迪民

导读: 武派太极拳第二代宗师李亦畬的《太极拳小序》,是太极拳源流的一篇重要文献。然其不同版本的文字有别,学界的认识也不尽相同。兹就该文的版本和涉及到的问题试加探讨,以求历史的原貌。一、版本考证李亦畬(1832~18 ...

武派太极拳第二代宗师李亦畬的《太极拳小序》,是太极拳源流的一篇重要文献。然其不同版本的文字有别,学界的认识也不尽相同。兹就该文的版本和涉及到的问题试加探讨,以求历史的原貌。

一、版本考证

李亦畬(18321892),武式太极拳创始人武禹襄的外甥和传人。其《太极拳小序》,原载他的《王宗岳太极拳谱》手抄本中。就目前所见,手抄本先后有以下五种版本:

1.马印书抄本。在唐豪、顾留馨著《太极拳研究》(1964年)之《廉让堂本〈太极拳谱〉》中,唐豪说:“1867年(同治六年丁卯),亦畬‘太极拳小序’述禹襄学拳经过”,并引用了小序的大部分内容,但未注明得自何人。而唐豪早在1930年的《太极拳与内家拳》中说:“不佞近亦得斯经抄本於永年马同文,中有‘太极拳小序’一篇,……马今年六十有五,为亦畬姨甥”(马193065岁,亦畬去世时,马27岁,故能直接抄得亦畬文稿)。

顾留馨的《太极拳术》(1982年)称:“马印书从姨丈李亦畬处抄得之《太极拳谱》,小序末题‘丁卯端阳日亦畬李氏识’,乃李氏作于1867年(同治六年)之初稿。”这正是唐豪在《太极拳研究》中引用的版本。由此可见,马同文就是马印书(印书、同文近义)。1867年,杨禄禅(1799-1874)、武禹襄(1812-1880)都健在。所以,丁卯本是最早出现的《太极拳小序》,下称“马抄本”。

2.贾安树藏本。此本不知抄赠何人,内容较全,是由贾安树(杨班侯再传弟子贾治祥之子)的师伯林金声传给他的。其《太极拳小序》末题“光绪丁卯端阳日亦畬氏谨识於小书室之南牖下”,“卯”字旁注一“丑”字。因为光绪朝没有丁卯年,可能将丁丑误抄为丁卯,后以旁注纠正。光绪丁丑,即光绪三年(1877年)。

2013年,在贾治祥、贾安树、路迪民著《杨班侯太极拳真传》(山西科技出版社)中,公布了此本影印件。下称“贾藏本”。

3. 李亦畬书赠胞弟启轩的写本。抄于光绪六年(1880年),其小序末题“清光绪六年,岁次庚辰小阳月识”。影印本未见面世。1935年,李亦畬之孙李槐荫与启轩之孙李福荫在太原出版《廉让堂太极拳谱》,公布了此本内容(印刷体)。下称“启轩本”。

4. 李亦畬自藏本。抄于光绪七年(1881年),其《跋》后署“光绪辛巳中秋念三日亦畬氏书”,现存李亦畬的曾孙李旭藩处。只有记载,未见面世。下称“自藏本”。

5、李亦畬书赠弟子郝和的写本。抄于光绪七年(1881年),其小序末题“光绪辛巳中秋念六日亦畬氏谨识”,是自藏本之后第三日写成。1982年,顾留馨在其《太极拳术》中公布了此本影印件。下称“郝和本”。

启轩本、自藏本、郝和本,俗称“老三本”。加上前两本,可合称为“老五本”。

二、原文校勘

现以顾留馨《太极拳术》中的“郝和本”影印件为底本,将《太极拳小序》校勘如下。因为自藏本未面世,只能以马抄本、贾藏本、启轩本予以校勘。郝和本原文如下:

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1),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后传至河南陈家沟陈姓(2),神而明者,代不数人。我郡南关杨某(3),爱而往学焉(4)。专心致志,十有余年,备极精巧。(5)旋里后,市诸同好,母舅武禹襄见而好之,常与比较,伊不肯轻以授人。仅能得其大概(6)。素闻豫省怀庆府赵堡镇(7),有陈姓名清平者,精于是技,逾年,母舅因公赴豫省,过而访焉(8)。研究月余,而精妙始得,神乎技矣。予自咸丰癸丑,时年二十余,始从母舅学习此技(9),口授指示,不遗余力,奈予质最鲁,廿余年来(10),仅得皮毛。窃意其中更有精巧。兹仅以所得笔之于后(11),名曰五字诀,以识不忘所学云。

光绪辛巳中秋念六日亦畬氏谨识

1.马抄本,唐豪在《太极拳研究》中记为“太极拳始自张三丰”,顾留馨在《太极拳术》中写为“太极拳始自宋、张三丰”。

2.贾藏本为“传至河南陈家沟陈性”,少一“后”字,“性”为“姓”之误。

3.马抄本为“我郡南关杨某老禄”;启轩本为“我郡南关杨君”。

4.贾藏本为“爱而往焉”,少一“学”字。

5.马抄本为“十有余年,备极精妙”;贾藏本为“十有数年,备极精妙”。

6.启轩本为“彼不肯轻以授人。仅得其大概”。

7.马抄本少“怀庆府”三字。

8.贾藏本为“过而访之焉”。

9.唐豪所引马抄本内容至此,后接以“云云”省略。

10.贾藏本为“二十余年来”。

11.启轩本为“笔之后”,少一“于”字。

诸本抄写时间不同,落款不同,已如前述。

三、内涵探幽

《太极拳小序》的字数不多,而内涵丰富。笔者以为,一段文字,五次抄赠,其真实性毋庸置疑;要之,在杨禄禅和武禹襄都健在的时候,该文就已出现,其史料的可靠性也毋庸置疑。该文揭示了太极拳史中目前尚有分歧的若干重要信息,现作如下分析:

1.关于太极拳的名称

“太极拳”的名称何时出现?这是太极拳传人关心和议论的重要问题之一。

有人说,太极拳之名早已有之;有人说太极拳原名十三势;有人说原名粘绵拳。或者说由粘绵拳演变为十三势,再由十三势演变为太极拳。更具体者,说是武禹襄在舞阳盐店得到王宗岳《太极拳论》之后,才将十三势改称太极拳;或者翁同龢观看了杨禄禅的表演,给禄禅题字以后才叫太极拳。

然而,李亦畬的《太极拳小序》,第一句话就是“太极拳始自张三丰”或“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这就隐含着一个重要信息:太极拳之名早已有之。他为什么不写“十三势”或“粘绵拳”始自何人?就是因为此拳的正式名称早就称“太极拳”。

如果是武禹襄得到《太极拳论》之后才将十三势改称太极拳,或者翁同龢给禄禅题字以后才叫太极拳。这么重要的事,杨家或武家李家肯定要记载。但是历史文献无此踪迹,说明并无此事。早期的《永年县志》,都写杨禄禅和武禹襄“精太极拳”,没有写“精十三势”,更没有写在杨、武的时代将十三势改称太极拳。这也说明太极拳之名早已有之。

至于“十三势”“粘绵拳”与“太极拳”的关系,愚以为,此系同一拳种的不同叫法,无所谓先后。从技法内涵而言,太极拳有八门五步,合之为十三,故而亦名“十三势”;从外形风格而言,太极拳以绵柔为本,粘黏为用,故而亦称“粘绵拳”。因为“十三势”是此拳的主要内涵,所以仅次于正式拳名,正如我们把太极刀、太极剑也称“十三刀”、“十三剑”一样。“粘绵拳”不是主要拳名。杨禄禅初进京时,为什么给张家说他练的是“粘绵拳”?因为对方不懂,所以只从形象上说明,犹如快拳、传统拳、竞技拳等等说法。

李亦畬在《小序》中并未提及“十三势”之名,他说陈清平“精于是技”,当指“精太极拳”。如果从杨、武之后才称太极拳,甚至说永年是太极拳的发源地,那么,陈式、赵堡、武当的太极拳或太极拳之名,是否都是从永年传去的呢?恐怕不会得到这些流派的认可吧!

那么,究竟太极拳之名何时出现?目前尚难确切考证。但我们应该实事求是地承认太极拳的名称早已有之,以符合太极拳这一文化瑰宝“源远流长”的事实。

2.关于太极拳的起源

《太极拳小序》最早版本的第一句话是“太极拳始自张三丰”,明确记述了太极拳的起源。后来又改成“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对此,有截然不同的两种看法。

顾留馨说,“李氏作于1867年之初稿,首句作‘太极拳始自宋张三丰’。李氏于18801881年手抄拳谱中改写作‘太极拳不知始自何人?’已自纠其前说之无据。”

试问,李亦畬能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就写“太极拳始自张三丰”吗?李亦畬又在何时何处说他写的这句话“无据”?“无据”之说,意味着李亦畬造假,这是对太极拳前辈人格的荒谬武断。

笔者以为,李亦畬为什么把太极拳“始自张三丰”改为“不知始自何人”?这绝不是对张三丰的否定,而是对“始自张三丰”的否定。从现有资料可见,早在南北朝、唐代,就有类似太极拳的功法出现。“始自张三丰”之说,就把太极拳的历史推迟了。1935年出版的《廉让堂太极拳谱》,其《马序》言:“太极拳术,代有传人。而集大成者,则武当张三丰真人也”。武禹襄之孙武延绪,在《先王父廉泉府君行略》中也说:“太极拳自武当张三峰后,虽善者代不乏人,然除山右王宗岳著有论说外,其余率皆口传,鲜有著作”。武禹襄、李亦畬的后人,从未否定张三丰。“无据”之说,不攻自破。

也有人认为,不写“张三丰”,是回避清朝“咸丰”年号。其实,年号不在回避之列。

张三丰创拳说,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笔者曾多次说过,因为张三丰之后的传承关系不连续,从严格的学术角度讲,这是一种“传说”。但它是一种不能否定、也无法否定的传说。口传历史往往只记得始祖和近几代传人,有文字记载也可能被历史淹没。李亦畬的《小序》,不正是一个非常明确的文字记载吗?

3.关于《太极拳论》的作者

《太极拳小序》的第二句话:“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然而,对于王宗岳的研究,也出现了相当复杂的情况。

一方面,多数人认为王宗岳是近代太极拳的开拓者,也是太极拳理论的奠基者。正因为如此,近年来出现了好几个时代籍贯不同的王宗岳,争相占据太极拳经论的发祥地。另一方面,却有人否定王宗岳其人的存在。对于前者,因为与李亦畬的说法没有矛盾,不在本文讨论之列。那么,究竟有没有王宗岳这个人?这是必须搞清楚的。

明确否认王宗岳的存在的有两个人。一是曾任国家武协秘书长的康戈武先生,另一位是武式太极拳传人杨志英先生。

康戈武有一句名言:“山右王宗岳仅仅是出自武禹襄一人之口的人名符号。”(康戈武:《解读“温县被命名为:中国武术太极拳发源地”》,《中华武术》2007年第12期)又说李亦畬读聊斋,“把王渔洋的‘关中人王宗’写成了王宗岳”。似乎武禹襄和李亦畬分别编造了一个王宗岳。他在另一篇文章也否认了蒋发的存在。

那么,杨式太极拳所言的王宗岳(王传蒋发,蒋传陈长兴,陈传杨禄禅),赵堡太极拳所言的王林桢即王宗岳,都是从武禹襄的编造而来的吗?武式太极拳源于杨式和赵堡,武禹襄能为他的前人编造历史并令其承认吗?(参见拙著《王宗岳蒋发考辨》,《武当》20094-6期)

醉翁之意不在酒,问题的症结,在于要以否定王宗岳来否定张三丰,承认王宗岳蒋发,就无法把杨式、赵堡太极纳入陈式太极之“源”。断定陈家创拳的唐豪顾留馨,都非常推崇王宗岳的《太极拳论》,而《太极拳论》却在陈家沟无传,也没有王宗岳与陈家沟关系的任何史料,这是唐豪考证的一大漏洞,所以康先生要把王宗岳蒋发灭掉。王宗岳不存在,《太极拳论》是否也不存在呢?

武派传人杨志英先生,在《“老三本”之谜》(《中华武术》2012年第9期)一文中,也把王宗岳否定了。他认为老三本中所有拳论的作者都是武禹襄和李亦畬,“老三本中的《山右王宗岳太极拳论》似乎是武禹襄前辈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并认为李亦畬自藏本《跋》中“此谱得于舞阳县盐店”之语“子虚乌有”,“只能当做茶余饭后的传奇故事作消遣而已”。

看来,杨志英是要把武禹襄李亦畬的贡献推到极致,但他却给自己的祖师加上了臆造、假托王宗岳撰写《太极拳论》,谎称得谱于舞阳县盐店的罪名。李亦畬的记载,似乎也宣扬了武禹襄的编造和谎言。这究竟是对祖先的崇敬,还是给祖先脸上抹黑?是显而易见的。笔者也就此请教过李亦畬的曾孙李光藩先生,他说:“武禹襄如果真有《太极拳论》之大作,完全可以自己署名,何必编造一个古人去假托呢?”

事实上,李亦畬抄本的首次面世,是在1935年《廉让堂太极拳谱》出版之时。笔者在《太极拳理论奠基者究竟是何人?》(《中华武术》201211期)一文中,罗列了此前出版的十多本载有《王宗岳太极拳论》《十三势歌》《十三势行工心解》《打手歌》的著作。这些著作中的拳论都是由杨家传下来的,无一提到源自老三本。说明王宗岳其人及其《太极拳论》,早在杨家有传。武禹襄在舞阳盐店所得《王宗岳太极拳论》,只是另一渠道而已。

其实,对王宗岳最彻底、最有影响的赞语,正是李亦畬《小序》中“其精微巧妙,王宗岳论详且尽矣”的话。不但“详”,而且“尽”矣。这才是真正的王宗岳,也是真正的李亦畬。否定王宗岳而断定武禹襄造假,恐怕武、李的在天之灵及其后人也不会领情的。

4.王宗岳与陈家沟的关系

《小序》继续说:“后传至河南陈家沟陈姓,神而明者,代不数人。”明确指出,太极拳是从王宗岳之后传到陈家沟的。这是杨式、吴式、武式、孙式、赵堡太极五大流派的共识,也是一百多年太极拳界的传统说法。杨家的说法是王宗岳传蒋发,蒋传陈长兴,陈传杨禄禅。赵堡的说法,是蒋发(与杨家所说蒋发并非一人)把太极拳同时传给赵堡镇和陈家沟。陈家沟的古传文献《文修堂本》,尚无太极拳之名,其《两仪堂本》也只把第一套炮捶“亦称太极拳”(陈家沟自己的说法,不在本文讨论之列)。

顾留馨说:“王宗岳1791年在洛阳,1795年在开封。……温县陈家沟与洛阳、开封仅隔一黄河,王宗岳向陈氏学得太极拳是不难的。”这只能是出于无奈的一种猜测而已。

康戈武在论证温县为中国太极拳发源地之时,把“后传至”三字略掉,并把前后文颠倒过来,说:“李亦畬于1881年修订的《太极拳小序》述:我郡杨某从‘河南陈家沟陈姓’学太极拳”。可惜,李亦畬的《小序》已经广为流传,“后传至”是抹不掉的。拙劣的文字游戏,岂能掩人耳目?

著名研究者徐震在《太极拳考信录》(1937年)之《太极拳自王宗岳传陈家沟证第三》中说:“李亦畬言王传陈,岂能臆造?必闻之其舅武禹襄。武氏亦岂能臆造?必闻之陈清萍。杨禄禅亦必闻此说于陈沟。故於王宗岳为太极拳先师之说无异议。……谓王宗岳后传陈家沟者,可为实录矣。”

5.关于杨禄禅的学拳过程

“我郡南关杨某,爱而往学焉。专心致志,十有余年,备极精巧。”这是李亦畬对杨禄禅学拳过程的简述。字数虽少,含义完整。“爱而往学焉”是动机,“十有余年”是学历,“备极精巧”是效果。杨澄甫在《太极拳体用全书》(1934年)《自序》中也明确记载,其祖父禄禅在陈家沟学拳,“忍心耐守,凡十余稔”,与李亦畬的记载完全一致。

笔者在《杨禄禅陈家沟学拳考》(《武当》2005年第1期)中,列举了杨禄禅怎样到陈家沟学拳的八种说法,如慕名投奔、偷拳说、疗疾说等,认为李亦畬和杨澄甫的说法最近事实。另一离奇的说法,则是唐豪。

唐豪在《太极拳研究》中说,杨禄禅是“十岁卖身(到陈家沟)为僮仆,凡三十年,回到永年仍孑然一身”。否认李亦畬《小序》和武禹襄之孙武延绪的《先王父廉泉府君行略》以及杨家的说法:“禄禅之去陈沟,非如《行略》《小序》所言,亦不如杨系所云慕名而往。……岂有十龄左右之童子,而能备三十余年之粮,远涉他乡,自河北之永年往河南之温县学拳?”。岂不知,杨禄禅四十岁之前已经有三个儿子了。其编造之拙劣,令人发指。(参见拙著《杨禄禅“卖身”谎言追溯》,《武当》2017年第11期)

如前所述,杨禄禅在陈家沟所学,是王宗岳传蒋发,蒋传陈长兴的武当太极拳,并非陈家炮捶第一路改称的陈式太极拳。这是杨式太极与陈式太极风格殊异的根本原因。关于杨禄禅改革简化陈式太极拳的说法,纯系为了否定张三丰的编造。

6.武式太极拳的渊源

《小序》最后说武禹襄的学拳经过和李亦畬自己的学拳经历:杨禄禅“旋里后,市诸同好,母舅武禹襄见而好之,常与比较,伊不肯轻以授人。仅能得其大概。素闻豫省怀庆府赵堡镇,有陈姓名清平者,精于是技,逾年,母舅因公赴豫省,过而访焉。研究月余,而精妙始得,神乎技矣。……”

我们说,武式太极拳源于杨式和赵堡,这段话就是证据。这里要对“仅能得其大概”和“研究月余,精妙始得”加以讨论。一方面,有人从“仅能得其大概”而轻视或不提及武式源于杨式;另外,也有人认为“研究月余”,连拳架也学不会,何谈“精妙始得”。

愚以为,李亦畬所说的“得其大概”,并非没有入门之意。他是从技击角度,就其功夫层次而言。功夫的境界,需要一个“悟”的过程。在达到相当程度之时,经过指点,才能升华。此即“渐悟”到“顿悟”的过程。武禹襄其所以能在赵堡“研究月余,精妙始得”,显然是他已经有了相当的功夫基础,经陈清平指点,从而获得质的飞跃。所以,轻视杨禄禅的传授和陈清平的指点,都不是客观的态度。

笔者以为,武式太极拳的主要来源还是杨式。下面列出杨式、武式、赵堡、陈式四个拳种的前面一部分动作名称,即可看出端倪。为了接近早期面貌,杨式以杨澄甫著《太极拳使用法》(1931年)所载;武式以郝和本(1881年)所载;赵堡以杜元化《太极拳正宗》(1935年)所载;陈式以陈鑫《陈氏太极拳图说》(1933年)所载。

非常明显,武式拳架除了“懒扎衣”与“揽雀尾”不同,其余名称顺序皆与杨式一致(“白鹅亮翅”与“白鹤亮翅”,“抱虎推山”与“抱虎归山”同义)。在贾藏本中,依然保留了杨式“揽鹊尾”的名称。赵堡和陈式的拳架体系基本一致,与武式有明显差别。因为杨禄禅回永年后,首得其传者,就是武禹襄,其后才进京授拳。杨、武拳架均无大的变化,故而也不存在杨禄禅“进京后”改革简化陈式太极拳的问题。《小序》关于李亦畬自己向武禹襄的学拳过程及其“五字诀”的形成,当尊其自述。

综上所述,李亦畬的《太极拳小序》,是非常客观、非常可靠、内涵丰富、承古继今的重要历史文献。抱着不同目的而任意歪曲其意的做法,是不会得到公认的。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武当四重奏下一篇:清末民国时的尚武精神追求
热门阅读
注意:第八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延期为11月初
10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将举行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为规避人流出行高峰,经研究决定
西安市“九九重阳节”太极拳健身气功展示活
10月25日,“九九重阳节”2020年西安市太极拳健身气功展示活动在西安市外事学院体育馆
李照山大成拳研讨会在信阳举行
2020年10月13--15日,李照山大成拳研讨会在河南信阳市李照山大成拳工作室举行,来自全
湖州市清泉文武学校别样“守护神”——教练
10月8日上午,湖州市清泉文武学校校园里广播里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一群佩戴“
武当赵堡太极拳“金不换”
在武当赵堡太极拳第十代传人张鐸留传的武当赵堡太极拳手抄本书名叫“金不换”。郑悟清
    手机扫描二维码

QQ|手机版|小黑屋|Wudang Magazine Inc. ( 鄂ICP备13001712号 )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