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张武扬道谱传奇

发表时间:2018-2-26 10:41作者:wudangzazhi 阅读(352) 评论: 0魏耀刚(辽宁)

导读: ——记武当三丰正宗自然派第二十五代掌门人张奇先生 这是一位生长在辽东黑土地上的传奇人物。  这是一位从小就沐浴着悠悠古城风韵和书香世家和风细雨的人物。  这是一位用一生心血追求武学,德艺双馨的师者。  ...

——记武当三丰正宗自然派第二十五代掌门人张奇先生

   这是一位生长在辽东黑土地上的传奇人物。

  这是一位从小就沐浴着悠悠古城风韵和书香世家和风

细雨的人物。

  这是一位用一生心血追求武学,德艺双馨的师者。

  这是从巍巍医巫闾山走出来的一位令人仰慕的师者。

  辽宁北镇医巫闾山,属阴山山脉的余脉,古称于微闾,无虑山。满语为翠绿的山。东胡语为大山,简称闾山。其峰险壑,石异松奇,名列关东三大名山之首。

  这里有隋唐的颁封,有宋金的昭告之王,有辽代、清代皇帝东巡,足踏闾山42次的印证,有陈抟老祖的手书刻壁“福寿”全解,有道教祖师吕洞宾“北登医巫闾山,了却归空大道”的仰天叹词。这里在历史上孕育了无数的文人墨客、英雄豪杰,演绎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美丽故事。但今天笔者只单书一个故事,一个武林的故事,一位当代的武术家,一位堪称大师级的人物。

  北镇的近代孕育出了中华武林响当当的“剑神”宋唯一;享誉道教及武林的闾山大朝阳观人称“刘神仙”的刘妙元道长;曾经在辽宁省首届武术比赛中被特聘的总顾问,人称“赛猿道人”的杨信山道长;上世纪80年代就响遍神州大地的关东大侠、神掌刘焕军;中国当代著名武术家、教授、中国武当三丰正宗自然派第二十五代掌门人张奇先生。

  有人说,张奇先生用了毕生的精力在研习中华武当武术。那种数十年如一日的执著与追求、理论与实践,孜孜不倦地探索先人的道教功理的精神令人叹服。他用自己独有的脚步实践着一个武当人的梦想。

  他在军营被称为军中骄子、优秀教官。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用他那明亮的心智、辛勤的汗水和精湛的武功武装了几乎所有从陆军学院走出来的毕业生,使那些报效祖国的军中赤子从意志品格、强身克敌上平添了本领。

  他的学生遍天下,他的弟子可以用千位数字来填写。他在成就学生、弟子成功的同时,更注重爱国报国、强族强民的意识培养。弟子中中共党员几乎占一大半,大都是各行业的精英翘楚。他曾说,一个爱党、爱国、爱民族的人才可能真爱中国的传统文化。一个成就事业的人才可能成就自己的爱好。一个凡事无成的人,一个不肯努力的人,他会在习武的行进中扛不住那种孤独和磨炼,完成不了从爱好到执着,量变到质变,成茧到蝶变的艰难过程,因而就可能失去将武学进行到底的尚武精神。

  有人说,他是一位奇才,嗜武如命的典范。近几十年世风沉浮,有灯红也有酒绿,有耀眼也有刺眼,有香花也有异草的诱惑。但他不管是在军中的40年,还是大学教授的15年,任凭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远离浮躁残云,冷对恶风腥雨。以军人固有的坚守与忠诚,以真正敬道传艺的良好品质诠释着一颗传统大文化、大武当的拳拳赤子之心,诠释着一位平凡中大英雄的心里路程。

  有人说,他是辽东黑土地上所有习武之人的榜样,我说他完全可以成为中华大地上尚武之人的榜样。他们说,我们在学习他的同时,更珍重和吸取他那良好的品质和那种永远执著的精神。

  他曾有过无数个耀眼的光环和人们送去的荣誉。他接受过列宁勋章、解放勋章,受过许多位外国首脑和军事将帅的接见和赞誉。他与别人不同的是,别人把荣誉高高挂起来,彰显于世。他却将所有的荣誉永远地锁在箱子里,尘封在已经过去的岁月中。

  他曾是赫赫有名的武林“铁臂张”美誉的实践者,是军中一颗耀眼的明星人物。可一旦你走近他,稍稍的了解他,就会被他那热情而奔放、儒雅而博学的诗人风格所感染。会被那精湛的武功、鲜有的绝学所震惊。

  笔者在人们送去的无数幅赞美的书法条幅中随手拿起了一幅笔墨遒劲的书法条幅:道高龙虎服,德重鬼神钦。这也许是他毕生的追求,也许是这位传奇人物的一种写照吧。

  张奇先生出生在中国北方重镇北镇。自小受到家庭良好的书香门第的教养和这个古镇独有的崇文尚武风气的影响。有许多许多美丽而传奇的尚武传说。

  这个北方独有的高山密林,曾经是不少英雄豪杰独步修炼的仙山琼阁。也曾是不少游侠隐归的故里。这些传说随着那片黑松林阵阵的晚风过早地吹到少年的张大方(张奇)身上,那栩栩如生的仙道大侠的英姿也较早地浸入了少年的张奇心中。于是一位本该子承父业的习文苗子却活生生地闯上了习武的路上。

  这个选择在这个讲究规矩方圆的老派学风的家里不能不说是一件很重要而艰难的选择。这个家庭的育子风气是十里八村闻名的。他们将世风融进传统文化的习惯中,尽可能的顺应孩子们的选择。于是父母双双执礼携子郑重而虔诚地叩开了他的启蒙老师,一位饱经诗书的尚武学者刘荣亭家的大门,开始习练少林门和无极门的系统武学。

  几年后这位通达而智慧的师父将天才般的张奇送到了著名武术家“神掌刘”刘焕军门下,开始了武当道教张三丰自然派的独门武功的习练。从此在辽东这块祖师生活过的黑土地上站立起来一位视武学为生命一样的追求者,一位祖师后继的拳拳赤子,一位为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古城再添光彩的风云人物。

  也许就从8岁起到18岁的10年里,他以常人少有的勤奋和毅力完成了一位从普通爱好者到武术家的蝶变。夯实了成就一位武当风云人物的基础。达到了父母和师父共同期望的境界,那就是文武双修、德艺双馨的双全人。一位浑身上下充满着武人文风的儒雅勇士。

  刚刚十七岁就以优秀的武功和良好的品德被招兵人破格选中。一只古城黑松林的雄鹰在第一次远离家乡的飞跃中就选择了飞向茫茫大草原,开始了男儿当自强、投军报国、以武强身、以武强兵的追梦之旅。

  于是静静的草原深处多了一位抖枪舞剑的军人,某部特务连的广场上多了一位英姿勃发的军中教官。他以超常的执著和几乎天才般的悟性不断成就了他人生一个又一个的惊喜。“铁臂张”,军中骄子的美名不断从巴林草原飞向广大的军中,又从军中飞到中华武林界。

  他在实践中圆着自己的梦,他在实践中验证着先人留下的文化遗产,探索着这个流传千年的功理功法。当他用自己坚韧不拔的精神揭开了一层又一层的面纱,验证了一个又一个被他人认为不可能的功法的真实存在后,他震惊了!激动了!在叹服先人的智慧和功德的同时,更加激起他永不停步的追寻脚步和探索的信念。

  八年后,他以卓越的成绩奉调北方某部侦察训练大队。开始了训练军中侦察员的使命担当。一批批品学兼优的侦察员从军中走出,从他的训练中走出。

  有人说,他是幸运的,也有人说他的上级们慧眼识珠。其实哪种说法都是对的。人们都被他超人的刻苦与执著,书剑不离手的勤奋修为而感动着。在欣赏的同时总是多了一些叹服和钦佩。

  在几十年的风雨岁月里,不少人都以相识他而激动。不管是同道者或是不同道者,都能从他的身上得到自己人生所需要的东西。

  几年后再次受命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大连陆军学院任中校武术教官之职。为参与培养人民子弟兵、军中骄子再担重任。于是一批批军官从军校中走出。他们身上除了领兵带兵的知识法宝外,也平添了杀敌强身的真本领,那里有张奇教官的无数心血和期望。

  十几年后,他被辽宁师范大学聘为武术教授,脱下了军装,开始了华丽转身后的辛勤耕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青春在岁月中逝去,武功在时间流转中传播,荣誉在努力中不断飞来。进取之心在追寻中越发的郑重和炽热。用他自己话说,这个古老而神秘的文化之旅看似越走越发深奥,实则曲径通幽。抬头一看,“内执丹道,外显金锋”八字武当之真机,不正是成就武当、成就习武人生的真魂所在吗?

  他的追求是对的,他的师长们不愧是选真的高手和明师的缔造者。他们总能在某一个时间里,为他设计一道道需要他叩开的大门和难解的命题。他也总是不辜负师长们的期望,在越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里程碑后,越发感受到了先辈们用心血铸成的果实散发出来的古香。

  他在赞叹先辈和先师们的指引和大爱的同时,也不断丰富着自己的博爱精神。于是弟子们到他家探望,他将自己的睡床让给弟子,自己委身沙发之上。听说远道的弟子要来学艺,他亲自为弟子们晒被子,生怕弟子们受潮。哪个弟子爱吃什么菜,爱吃什么水果等等,他也熟记于心。所以他的弟子们几乎都是终身追随左右的,不管是少时的、贫穷的,还是后来的成功者,甚至是不小的成功者。

  他的弟子和他年龄仿佛的不少,但他们在他的面前仍然如小学生一样地敬他、爱他,聆听着他那说不完、听不够的武人道风的故事和字里行间的师者感悟,感受着来自师者内心那份期许。十几年、几十年都如此的演绎着那份难得的师徒情谊。

  用已经跟了师父张奇40余年的大弟子魏耀刚,这位国内著名的企业家、收藏家的话说:“我同师父由穷到富变的是地位和财富,不变的是那永远的浓浓的情分。”他坦然地说自己曾经是变革浪潮中的弄潮儿,除了自己的努力因素外,较早学会运用到实践中的那份敏锐和独善其身都是来源于师父教导的道家思想,源于师父刻苦读书、不懈追求精神的引导,源于师父常常执耳训导的结果。

  一个人在浮躁的尘世中,因为短时间的小进步很可能滋生出许多可怕的东西,也可能是倾听不进别人话的时候。只有心中崇拜的师父一言九鼎。他可以在严肃的训斥中隐显师父的期望,在表扬声中再叙几许逆耳的忠告。于是,他的弟子中涌现出了不少在社会各界成功的精英翘楚、道观当家人。他以自己军中教官、大学教授的优秀行动赢得了人们的尊重,社会的尊重,同行的尊重以及他的弟子们深深的爱戴。

  有人说,引领是一种智慧,他需要心境与行动的综合绽放,是爱与被爱的人相互的一种默契,一种融入,一种理解,一种宽容。他,张奇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师者,一位行进在追寻先祖武当文化路上的勇者、智者,英雄也。

  2015年,67岁的张奇先生宣布要远离喧哗的尘世,暂别了爱他敬他的众多弟子,进入武当山修心练性,在远离闹市的静静的世界中继续他的探索之梦。以武入道、以武修道、成仙得道是他最后一个愿望。

  他说,成功了更好,不成功也要留给弟子们一份真言诚语。他有的,送给了弟子,送给了社会;他没有的,他说他还要探寻。他说他永无止境。因为他说:“他为武当而生,为武当而活”,所以他要永远在路上,要完成一个武当人的使命,要让三丰正宗自然派和所有的弟子们不失望,让所有认知武当文化的人们不失望。

  这就是成就武当三丰正宗自然派的传奇人物张奇大师。笔者对社会上芸芸大师的称谓有些茫然,满目的是或不是,但我敢说,张奇先生不愧为当代中国武当界一位真正的大师级人物。他用他的言行谱写了一曲师者风范的赞歌。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76岁老教授零下10度赤身练功,你敢吗?下一篇:追忆武当高道秘技
    手机扫描二维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