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追悼武当百杰王宏星

发表时间:2018-1-22 15:41作者:武当杂志 阅读(451) 评论: 0张世昌

导读:   2018年1月18日是一个不祥的日子,中午12点,正在忙碌的我突然接到肖均寿老弟的电话,沉痛地告诉我,“宏星走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一下子砸晕了,几分钟后又接到妹子张冬梅哽咽的哭声,证实了这个噩耗。 ...




  2018年1月18日是一个不祥的日子,中午12点,正在忙碌的我突然接到肖均寿老弟的电话,沉痛地告诉我,“宏星走了!”,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一下子砸晕了,几分钟后又接到妹子张冬梅哽咽的哭声,证实了这个噩耗。
  我的心不禁沉了下去,前几天我们还在通话,讨论春节前的聚会,我嘱咐他通知先进个人唐建东按时参加省武协总结表彰大会,他爽朗地答应了。此时此刻想起他那满面菩萨般的笑容,矫健硬朗的身板和善待一切的好人心肠,我简直不敢相信,生活如此残酷无情,上苍如此有眼无珠,再一次地怀疑“好人一生平安”这句话的虚空,只是普通老百姓的一廂情愿。当天晚上,我和我的弟子在他的灵台前上了三炷香,告诉他我来迟了,我来看你了,我们不是诀别,只是在银河两岸遥遥相望。
      我坐在床边悲情地看望了满头白发的宏星老娘和欲哭无泪神思惓极的宏星贤妻,明知顶梁柱垮了,感到世事无法追回,也要用自己的心去说一些不得要领的安慰,虽然与事无补,但我觉得这时候的情义才是无价的。在敦促牛积劳成立治丧委员会发讣告之后,我便懞懞地匆匆地告别了。三天来,宏星老弟的身影徘徊不去,我知道他的悲伤,他的遗憾,他的未了的心结,白发人送黑发人,他苦啊!公干无暇,我未能参加昨日的追悼告别会而郁郁寡欢,但我自信他是会理解我的,他的在天之灵一定望众生平安健康,家庭和睦幸福,这是他舍己为人的大境界,非庸人自扰矣!
  人的生命,长度七分有限,宽度三分自选。宏星老弟1955年5月25日生,2018年1月18日卒,享年63岁。这就是宏星老弟的生命长度,上苍这样安排,命数如此,英年早逝,莫不悲痛叹息!而他的生命宽度却是无限地延长并传承于后世的。他师承武术名家李随印,八极拳第八代传人,中国武术六段,中国武术段位制八极拳、形意拳优秀骨干指导员、考评员,录入中国武术协会人才库,武当百杰,多次在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和武当国际演武大会上获国际、国内金牌大奖。生前任陕西省武术协会委员、全国吴钟八极拳研究会副秘书长兼陕西分会常务副会长、陕西博武研习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陕西张襄五拳法研究会秘书长、咸阳市武术协会名誉会长、西安市未央区武术运动协会顾问。2013~2017年度连续五年评为陕西省武术协会先进个人。
  宏星老弟堪为一代武术英杰,他把他的全部身心都献给了陕西乃至中国的传统武术事业。
  宏星老弟尊师重道,至为楷模。他的人品,他的技艺,他的能力,他的人缘,完全可以做一个武术组织的一把手,但他坚辞不做。他亲口告诉我,有他的师父,有张襄五拳法研究会,他始终都要维护师父的尊严,维护这个组织的发展,绝不越雷池一步。只要师父在,他永远都是个秘书长,干活的。2014年夏天,我们在筹备成立不分门派不分拳种的武术健身组织,起名陕西博武研习会时,他说可以担任秘书长,把会长的位置让给了他人。全国吴钟八极拳研究会陕西分会也只是个副会长,让师父挂帅。每年都定期看望师父,孝顺师父,为师父筹办大大小小的事务。可贵的是他情愿做个常务副会长,踏踏实实干事,也不会去争虚名,惹师父伤心。
  宏星老弟组织庞大队伍连续五年参加第一届至第五届武当国际演武大会,夺金摘银,充分展示了他的号召力度和组织能力。其实在一个大型赛事上,我们常常看重于一个获奖运动员的成绩,而往往忽略了英雄的背后还有着隐性英雄的支撑。宏星老弟为陕西代表团殚精竭虑租用大巴车,在长达近500公里的长途跋涉上保障安全,一路高歌,振奋军心。宏星老弟每天都坚守在北郊公园里带领他的团队、朋友、学生、弟子习练各种武艺,感动了一大批人。不仅如此,几年来,他在西安、沧州、天津、台湾,九华山、武当山、终南山、两当山,都身先士卒,踊跃参赛,取得无数金牌。



  宏星老弟在武林这个深不可测的江湖里游刃有余,一是他具备正能量,相信正能量;二是他不惹是非,不怕是非,远离是非,头顶自有神明;三是他识大体,顾全局,坚定不移地沿着国家轨道学习,无论是段位制,还是全民健身,都遵照陕西省武术协会的政策和指示统领大伙践行。
  宏星老弟孝顺老母,挚爱妻子,呵护儿孙,是他住的世融嘉城社区有名有姓且出了名的人物。他还善于团结大多数,真心对待弟兄和朋友,不畏艰难,不怕心劳,为周围人服务是他的理念,他的情结,他的难以忘怀的且忠诚不变的友情喚醒了人类的良知、信任和同情。
  此时此刻,我更加怀念他,当我有困难要求他帮助时,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驱车往返韩城两次,他是对我有恩的人。我们现在把感恩当作一句很随便的时髦话,我不以为然。当感恩上升为一种文化的时候,它的深邃,它的厚重,它的不为利益所驱动,才是人类最圣洁的感情。




  宏星老弟,我的武之志士仁人,您一路走好!您的驾鹤仙逝,带走了古道热肠,带走了兄弟情义,带走了豪情万丈,老哥悲痛难忍,唏嘘难禁,天地就此别过,酒殇啊!



  (文:张世昌  责编:柯超)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忆武式太极拳第四代大师姚继祖先生下一篇:76岁老教授零下10度赤身练功,你敢吗?
    手机扫描二维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