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订阅

文章

千古一会——1929年国术大竞技补疑

发表时间:2017-8-18 09:03作者:道亦无道 阅读(116) 评论: 0凌耀华

导读: 由原浙江国术馆承办的“国术游艺大会”已经过去五十七年了,因为时间太长所以许多人和事未免模糊了。近年来常听到一些与记载出入很大的说法,归纳起来:一、这次大会是私人办的。二、“车轮大战”斗胡凤山。三、艺高 ...

      由原浙江国术馆承办的“国术游艺大会”已经过去五十七年了,因为时间太长所以许多人和事未免模糊了。近年来常听到一些与记载出入很大的说法,归纳起来:一、这次大会是私人办的。二、“车轮大战”斗胡凤山。三、艺高人受压。四、刘高陛打擂前曾“徒步西安,以武会友”。就笔者所知,想就这四件事逐一加以说明。
      这次大会是在“西湖博览会”后开办的。之前浙江省府主席、浙江国术馆长张静江认为“浙民文弱,非提倡国术不足以资挽救”。在五月三日第223次省务会议上通过“开办国术游艺大会”议案。决定函请李景林为筹备主任。九月二十七日浙江国术馆通电全国各省、特别市。其电文摘要如下:“各省政府各特别市政府均鉴:我国武术衰竭久矣,不有兴起,绝响堪虞~~~~与会人员,无论男女,无问僧俗,求于国术确有声誉或具有特异技能者~~~~~所有适馆宿餐之资以及归里川资,悉由蔽馆供给,竭我绵薄,用答跻英,夙仰贵省市武风素著,贵政府尤乐宏奖~~~~~尚祈广为延揽,资选来浙,俾奇才能联袂而至~~~~~抑亦民族光大之先声也。电盼祈,伫候佳音。”随后各地来电来函报名,各地人数多少不等。未几日筹备主任李景林与其妻女到杭州,住西湖“友常别墅”,及至大会聘任各委员来杭后乃租与友常相近之“西笑旅社”(柯庄)为筹备会所。十月十日“西湖博览会”闭幕,乃开“国术游艺大会”成立大会,李景林宣誓就职。大会时,当时党政要员胡汉民、孔祥熙、孙科、宋子文、阎锡山、叶楚伧、商震、蔡元培、马祸祥、宋哲元等人都为大会题词,当时的中央宣传部也为大会题了词。张之江虽然未来杭州躬与其盛,但也为大会写了对联,送了银盾赠与优胜者。一说张与李判若水火所以不来,其实不尽然。有一事可以明之,原张之下属马英图先生“中央国术研究馆”成立后到馆就任科长。与李系之国瑞先生同时兼教导总队教官。马好刀法,国瑞先生亦精此道,每天下午由车接去上课,二人极相得,直到分手后还有书信往来。
      车轮大战斗胡凤山此说不实。王子庆与韩庆堂打二次,张孝才三次,章殿青打一次进入决赛。朱国禄与祝正森、纪雨人、张孝才(2次)、宛长胜对打进入决赛。章殿青与马金标、尚振山、祝正森、王子庆、宛长胜、曹晏海、赵道新打进入决赛。曹晏海与祝正森、韩庆堂、赵道新、宛长胜、章殿青、高作霖打进入决赛。胡凤山与闻学桢、李庆澜、高作霖、马承智打进入决赛。未曾有车轮大战斗胡之安排法。盖因胡战败后,其师为挽回面子在表演员中散布的说法。而“艺高受压”也不是指胡凤山而是指曹晏海。整个比赛曹未被人打中一下。他技艺精纯、动作清楚、身法步法非人所能及,与人比最多二合必定取胜,因为“客套”,所以有些不满者借此为口实。其实章殿青是李景林保送的,曹晏海也是李景林保送的。
刘高陛,湖北襄阳人,当时55岁。上海永安先施公司的总镖头。此前刘初到上海故意做作,以大手套笼住双手,悬于颈上,在英租界为包探长钱广文看到。问:“手如何?”说:“有功夫怕不慎伤了人。”“何功夫?”答:“铁砂掌”。钱即叫人找来上海老城墙之城砖试刘之掌力,刘用掌一拍碎如腐渣。刘在上海出名后为三刘之一(刘高陛、刘百川、刘小辫儿),收徒千余人。来杭时在北站月台,徒弟们为他送行鞭炮放得满地都是。钱广文(解放后住杭州螺丝山)说并未有徒步西安,以武会友之事。
      而这次大会亦有不足之处,即所谓评判不公,主要是南北拳对打南拳不利,后来抽签时有意识地将南北分开而引起的。如河北丁保善与浙江章选青,章被丁打败而名次反列丁前。又与浙江裴显明打平手之河南申得明列第八十名而裴则为第十七名。因北派与北派打时,申、丁二人早被淘汰。再则是钻“复打”的空子,出现了杭州人所说的“客套”之让,大会未予以阻止,引起了到会者的不平。但大会之收获是极大的:
      第一认识到“死功夫没有用”。大会表演时许多南派选手功夫极好,但到比赛时“死功夫不能活用”,有的刚交手就被打败,有的简直没有还手之能力。
      第二,能表演的拳术,未见得都能决试。也就是说有些今天认为的传统套路拳术乃是一“虚设的套子”,不能临场实用。
      第三,破除迷信,许多各家的独到功夫以及打斗技术都在大会上作了精彩的表演。看了后晓得,只要以理去解,顺道去陈都是可以练成的,武技并不神秘。
      自“国术游艺大会”后,杭州人开了眼界,许多拳社及拳学会相继诞生。同时对社会上的“空头拳术”也痛刺一针。“要学打擂台的拳术”成为练武者的要求。但是因为打了擂台后持艺者看到其真实效果,反而出现了一个空前的保守状况。那些已为数不多的技艺再也不胥传人。例如韩庆堂在浙江馆任教习,在去重庆前,不外乎初级教授法,简单的三种腿法,与形意拳摔交而已,自己在擂台上用过的从不教人。马承智虽然也在湖州住过,也是一艺未传就此离开。曹晏海则更甚,有人与之打斗最为高兴,要表演则以一套八仙剑支吾。
                                   (本文刊载于《武魂》1987年第1期)


给力

喜欢

滑稽

雷人

差劲
上一篇:杨式太极宗亲嫡传赵幼斌、“太极之花”邱慧芳武当山下传太极
    手机扫描二维码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